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他们的玩物_御宅校园小说 > 海棠书屋校园 分卷阅读205

分卷阅读205 海棠书屋校园

第二百四十章

她克制住慌乱进入房间,却没发觉头花掉了,屋nei男人们相互交流,在她进来之前,青家的黑色药丸被顺利拍走,斯利没介入,是因为巫马玖说他那里有一颗,老刘弄到手后他们并没选择交给巫马盛,一直藏在他们那。

倒不是为了讨好斯利把这药送了,等价交换而已。

也不知怎么了,前脚斯利刚科普完,说要把女人置身于危险中,人家自然而然会变得更加依赖他,这种瞎编乱造的话巫马玖是不信的。这会就是不知怎么了,状况忽然变得有些不太对劲。

秋安纯进门站在墙角,手扯着小裙子,不知道在酝酿个什么劲,斯利谈完话视线移过去,温和的起身笑了,招呼她过去。

她小步走的特别细碎,人也慌,估计是来到陌生的地方吓着了。巫马玖把人拽进身边,当着外人的面,肥肥急急忙忙就像找着了乌龟壳,侧身坐在他腿上,还把屁股往里挪了挪,小脸蛋子吓的惨白,头埋在男人胸口,蹭了一小会,鼻子都透不过气,也不挪开。

巫马玖有些错愕,这几天他们俩关系其实并不算太好,都是他主动。每天送饭喂饭他亲力亲为,想跟她拉近关系。可肥肥脸拉起多长,看他那眼神就像看个大坏蛋,晚上睡觉也不主动,他要蹭蹭下面,她虽然不阻止,可就没以前主动了。

这会女人抱了个满怀,跟小娃娃似的在怀里哼哼两句,巫马玖身子一软,摸了摸肥肥有些乱的发,问她怎么了。

谁欺负你了?

摇头

摔跤了,哪儿疼?

摇头

还是刚才在家里看恐怖片吓着了?

摇头

他猜测了一圈,最后问是不是来陌生的地方的吓着了,怀中的人缓慢点了点头,背脊还在抖,小手捏着他的袖子,抓的皱巴巴。

她憋着一句实话都不说,怎么敢啊。又不是没见过他凶起来那样,要是说自己被那个疯子欺负了,今晚收不了场,要是打起来,像停车场那样捅刀子,她想都不敢往下想。受了委屈往肚子里咽,只能低着头,憋着忍住不哭。

斯利吃了一把狗粮,颇有礼节的给他们让出了短暂交流时间。他怀中的女人甚至不敢看他,斯利一度怀疑这胆子比猫还小的女人会不会憋死过去。

从哪找了这么个娃娃?看起年龄也不大,怀着孕。出个门都不敢,把她请来是请来做客花钱的,拍卖场上看着什么了尽管要。谁知他友好的举动把人家吓着了,这会躲进男人怀里,把人家拽的皱巴巴。

斯利轻咳一声,安抚了几句。至少目前为止,以他的身份名号,还没谁敢来上前找死。怕什么?斯利缓步走到窗边,侧头颇有绅士风度般问她。

“来,过来看看,看中什么叔叔给你买。”

男人体贴有礼,斯文温和,气势也沉稳,秋安纯不知怎么的,哪怕男人在表现的友好,她也觉得现在落地窗边的男人不能轻易招惹。

然而这个人情,她必须接受。

拍卖场上进行到下一环节,她在电梯里见过的两个大块头东西搬上了台面,黑布一扯,两尊佛像露出了真面目,克克力尤嘉展品不错,佛身有年代感,经过鉴定,都是真品。底下很多人赞赏有加,台上男人拿着话筒给大家讲解。

“这品相,这花纹,庄严肃穆带给人的冲击感,还有身后无数佛手咦?等等”

怎么回事?看起有种违和感?

主持人用手扣了扣,发现佛手某处有明显的修复痕迹,问题是花纹不怎么对称,连缺口都对不上,却硬生生给粘死了。另一个尤嘉的佛也是这个问题。

场面顿时很尴尬,经过大家一系列讨论,有人敏锐察觉出。或许是克克力尤嘉他们在码头上挣着卸货佛手给碰断了掉到海里。这两个蠢东西派人打捞相互捞错了佛手不说,还就这么给按上去了。

克克力脸色相当不好,站起来破口大骂坐在上一层观众席的尤嘉,尤嘉脾气也暴躁,两人相互指着对方鼻子,骂双方手下办事不利,手捞错了不说,看都不看就安上去了,这种傻逼的事情,只怪当头目的平时不会教育。

两个人吵的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也没人愿意赏脸买他们的佛,有人在边上笑,笑声接连而起,场面霎时热络非凡,要不是斯利出手阔绰大方,这两佛估计还得摆在码头阶梯上当摆设。克克力尤嘉相当感激看着高处包厢落地窗边的斯利。接着讲解员领上了一位男孩。

齐辉辉就没见过这么大场面,他发誓,如果能回家,就再也不敢踢球了,哪怕跟女孩子一起玩踢毽子跳皮筋都可以,他愿意当个死肥宅缩家里。都不想面对一窝蜂的变态叔叔阿姨们,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块肉,说不定买回去了还要使什么特殊手段折磨他。男孩都快吓尿了,忽然听旁边有人喊,说斯利拍了,比起拍价几乎多十倍价钱。

秋安纯指着下面,珠宝首饰不要,要了个小男孩。巫马玖脸色冷了下去,看起不太高兴。斯利在一旁打趣。

“小孩的醋你也吃?”

“不过竟然你的小家眷想要,作为叔叔,肯定满足。”

别说要小孩,要个成熟男人他都给买,但家庭和睦这种事情可不在斯利的范畴之nei。

秋安纯跑回玖身边,坐在他怀里说悄悄话,解释了几句才让男人不高兴的脸缓和了一些。

拍卖会依旧持续,之后她啥都不要了,规规矩矩坐着,就想时间快点度过,两个小时之后总算到了散场环节,多数人得到想要的商品,不过得按照场坐持续陆陆续续出门散场。

“把那孩子洗干净了,做好身体检查后在送过来。”

斯利吩咐完毕,领头出门。秋安纯牵着玖的手,就没这么粘过。一行人走到大厅,有人毕恭毕敬行礼。黑车停在外面,就在她感觉危险已经离去时。

“咔嚓”一声。

有人给她头上别了一朵花花。

作者留言:看了这章睡吧。手不顺加上停电,手机码字好不习惯啊(╥ω╥`)

“爷爷,我女人在斯利家,您帮我要回来吧。”

第一百四十一章

她的花花回来了,淡蓝色的那款,之前慌乱落在包厢沙发上,被他捡到了。

巫马玖面色一冷,把秋安纯拽回身后,随从开门把女人塞进车nei,门轻巧一关,躲车里去了。

万震一怒气上涌,扫视着坐在副驾驶的斯利,手抓了个空,缓慢捏成拳头后,司机鸣笛了两声,催促各位别像个电线杆子样站在大门外。巫马玖并不打算跟他叙旧,拉开车门肩膀却忽的一沉。

他看出来了,这俩男人把她乖宝保护的死死的,要是没斯利,光凭一个巫马玖他还真不怕,可万震一这会无论脑子再怎么企图冷静,眼都凝视着车后座,那里坐着他的宝贝心肝啊,电话一个没给他打过,他想她想的要死,她一点儿都不想他。

被男人喂的胖嘟嘟,小日子过得好舒坦。估计连他长什么样子基巴啥尺寸都忘光了。

万震一音着脸,心里算盘不停清算,嘴挨个说出来,控斥巫马玖几大罪行。

这狗杂种刚把他青哥气出问题,吃了一整瓶药才昏睡过去。往前推一推,还把他好兄弟裴老二差点弄死,身上那两窟窿眼,看的万万有些小心疼。还有他何哥如花似玉的下巴脖颈划了那么长一道口子,都没办法力争大学校草宝座了都,刚青哥那几根玉筷子一样的手指头也被捏碎了,就裴哥没吃过亏,万震一想到这里,怒火中烧,连头发丝都仿佛点燃一般。

巫马玖挥手拍掉了肩膀上沉沉按着的手臂,俯身让司机先把车开走,肥肥怀着孕不能受着惊吓,这男人发起疯来会把人伤着。怀孕二字尤其清晰,听的背后男人身形一顿,急躁恶声询问。

“你把她搞怀孕了?”

“嗯。”

轰的一声,连着最后仅存的理智给烧没了,只感觉体nei有股子气没往外撒,憋得他浑身血液往脑子上冲。巫马玖没什么表情,反倒往前挪了一步,两个男人挨的尤其之近,他感受着怒火与愤恨,捎带补充了一句。

“还没完呢,你们一个个,慢慢来吧。”

声调轻的只能他听见,像句玩笑话,可眼神开不了玩笑,动了真格的,心思埋的深,没让任何人看见。

万震一看着他眼底转瞬消失的寒光,也跟着补充一句。

“我这人急性子,慢不了。”

他想摸烟抽,伸手在裤兜里掏了掏,刚在包厢里为了对付青哥那疯子,身上受了不少伤,大腿被划了两刀,血浸泡烟,变得皱巴巴又一股子血腥味,他掏出一根叼在嘴边,打火机响了两下,怎么点都点不燃,东西一摔,理智去他妈。

急性子可等不了,不是要挨个把他们弄死么,来啊,他就当第一个,看谁先弄死谁。

角落里嬉闹的宾客们怎么也没料到,有说有笑从两人身边而过。大厅有人看出端倪吩咐那些拿枪的侍卫们往后撤,万家老三脾气不太好,待会摸一支枪今晚那么多贵客少不了得躺枪几个。可惜话传慢了,枪被一把夺走,扣动扳机只是一瞬之间,车nei秋安纯背脊一僵,话戛然而止。

斯利缓慢问她,问她和万青那两小子,到底什么关系。巫马玖没上车,她感受着前座男人专注的目光,视线仿若一张网,她哑着声动弹不得,连车窗外发生什么都感受不到。

“我只是问问,你也可以不回答我实话。”

“手怎么在抖?小家眷,我不吃人。”

斯利不吃人,这话当然是假的。

不知是基于好奇还是何种目的,他目光太过专注,仿佛能洞察人心,秋安纯极度感觉不适,因为目光毫无善意,升至带着一丝审视与宣判,如果她要说出令他不悦的话,这个温文儒雅的体贴男人,只需要动一根小拇指,她便能体会到痛苦与哀嚎的滋味。

他护着巫马玖,他把巫马玖当自己人,但秋安纯才发觉,斯利可没把她当自己人。

“没我不认识他”

她头顶花花颤颤晃晃,缩在后车座,撒谎说不认识他们,只是那个们字还没念出来,一阵枪响,可不是沙漠之鹰那种小家子气的玩意,是连发式,后坐力大,又重又沉的那种。紧接着一长串响声,外墙石柱遭受重创,子弹就跟过年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外面氛围霎时混乱,她来不及细看,前面一辆黑车被扫射后冒出熊熊火光,炸开了,在火光炸开那一瞬间,斯利并没回头看前方,嘴角微勾。

“看样子,不像是不认识的场面啊。”

把车扫爆,前路堵死,人家是认识她的,不让她走啊。

秋安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哑着嗓子,手抖得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在哄闹的气氛中,忽的车身一沉,像是有什么踩了一脚。两个男人身形迅速,是别家势力雇用的刽子手,他们目的就是为了终止这场闹剧。

来这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除斯利外还有很多大头目,手底下忠实的护卫们,包括主办方尤尼商会,想制止一个狂躁的年轻人太过容易。

两滴泪花儿一流,受着惊吓的女人情绪崩塌了,斯利不在施压,转身淡淡吩咐司机倒车,先离开再说。车缓慢倒出去,与此同时,大厅中央电梯门开,与人多寒暄几句的老头迟迟下来,看着自家考一百分唯一上大学的小孙子被一堆人围住压在地上,手反扣,枪踢开,按着头,发型都乱了。老头苍老不失威严厉声响起,拐杖声从远而今清晰传来。

“把我孙子这么压着,不太妥吧。”

站在高处身穿白裙的尤尼妠打开窗户。

“今晚闹这么大事,万爷爷,您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该交钱交钱,至于别家受着惊吓那拨人,肯不肯原谅这位冲动的万家小老三就是另一码事,尤尼商会吃不得一点亏,万老头出手阔绰,这些都不是大事,他缓慢凑近,压制小孙子那些人们才挨个离去,老头棍棒一敲,问自家小孙。

“发这么大火。怎么了?”

巫马玖不见了,万震一嘴里咳出两口血,先把腹部插上的那两把刀抽出来,嘴边递来一支烟,万震一抽了一口,理智才缓慢回来。

“爷爷,我女人在斯利家,帮我要回来吧。”

他平时真不问老头要东西,这会爷爷都叫上了。就跟小孩似的,捂着肚子,忍着疼坐起来,一脸挫败又烦闷。旁边有人在万老头耳朵下传话,一听怀孕二字,老头子气的棍棒往孙子头上一敲,狠狠骂着。

“草,你什么臭毛病!跟老子学!”

刚台上那么多胸大腿长屁股大的美女不要,老头还真以为自家小孙子乖了,会学习不日逼了,结果人家只是想玩孕妇,喜欢肚子大的,喜欢别人家女人。

“刚不是说什么女人都给买吗?”

“去,给斯利一些钱,我就要她。”

万震一死皮赖脸,一副不给他买就坐地上不起来的架势,老头脑瓜子疼,打又打不得,这会看小孙子血都快流干了,凶神恶煞吩咐周围的人,喊把人抬走,抬不走拽起走,拽不走就托起走。先去青家把肚子新的窟窿给补上。

作者留言:拍卖篇结束了嗷,接下来剧情进展会稍微快一些,怀孕期间不能搞得太激烈,肉是没办法很肉的,几章过度就到生孩子的情节了。

住院担当万臭臭又要住院了,嗨呀,可怜。早晚都逃不过青家手术台哈哈哈哈。

“那个人发疯,我打不过他,只能溜回来了。”

第二百四十二章

那晚回去,她就像变了个人,回房间后坐立不安,心里装着事,迟迟无法安定下来。

半小时后门一开,巫马玖还未站稳,脖颈被她一搂搂的死紧,着急得很。

他一路把人抱进屋nei沙发上坐着,秋安纯问有没有事,是不是伤着哪儿了,巫马玖把衣服一脱,露出腰侧枪弹擦伤,不算太严重,衬衫周围血迹显得严重,他坐在沙发旁,听着女人小声哭。就感觉,哎呀好舒服,距离渐渐拉近,隔阂没了。

前几天人不这样,闹着要回基地呆,跟他又委屈又闹脾气,结果今天出个门,被吓得要死,回来粘他就像一块膏药,恨不得贴在身上。

“那个人发疯,我打不过他,只能溜回来了。”

男人说起脸不红心不跳,时而皱起眉目,摸了摸伤口边缘,忍着疼还勉强对她微笑,这副强撑的模样,让女人一时之间泪流不止,水花泛滥,心尖尖揪起揪起疼。

“是不是很疼我我给你上药。”

秋安纯急急忙忙去拿药箱子,他侧身让她好上药,趁这时机,小声说了几句。

说那几个男人各个都凶的不得了,为了保护她,其实呆在斯利身边是最好的选择,看看今天姓万的发疯那样子,可比他凶多了,那场面死了不少人,真的,死了十七八个,他特地数了的,他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回来见她,差点就被弄死了。那就是个杀人大魔头,肥肥你得看清他真面目。

秋安纯听的心惊胆颤,他又继续说,表示自己其实算温柔的,这一对比,顿时显得他就像一只小绵羊。秋安纯心里头乱如麻,捏着药,不小心把玖给弄疼了,他忍着疼,额头冒汗,一边温柔的安抚几句。

“但我会保护你的,就算有再大危险。”

那场面那氛围,一渲染后,她脑子里都顾不上别的。就好像周围全都是张牙舞爪的大老虎,只有他身边才是避风港,是最安全的那个。

她其实本来考虑好了,想和玖玖找个小城市,非常落后的那种住着,谁也找不到,拥有两份工资不高但能糊口的工作,过普通生活,这句话还没说,想起车外放炮仗似的场面,好像还真只能在这呆着,如果没斯利的庇护,他们俩就是小可怜。

愿望破碎,她闭着眼,把酒睛一扔,抱着他不撒手了,就觉得自己前一阵有点过分,有点耍脾气,玖玖本来已经很累了,要面对这么多,她还非得闹着回基地住。

“对不起我”

小眼泪花制止不住的流,伤口都顾不得,巫马玖把人抱着,手从上至下轻缓抚摸她的背脊,顺带把头花摘下来扔进不远处的垃圾箱。

斯利说的没错,这是值得学习的好办法。

从这晚之后,连着好几日,她都粘着他,刷牙也得一起,他吐一口水她也跟着吐,他擦脸她也跟着,洗澡都必须开着门,不能关,关了看不到他肥肥就会害怕。

然而拉玛医生的堕胎手术必须提上日程,时间地点当然是在他的诊所VIP手术室,巫马玖迟迟拿不定主意,但拉玛医生可受不了继续被控制,整天无所事事呆在自己诊所里等待一场或许并不会进行的手术,一通电话打过去,催促着对面。直到对方表示下午会把人带过来。

“放心,我堕胎十几年,楠普拉所有贵太太们不想要的小肉块都是我给弄出来的,习惯了。”

“但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这位拇指姑娘体质较差,手术具有一定风险,你自己慎重考虑。”

拉玛医生说了几句,让巫马玖在纸上签字,他还是第一次遇着男人陪同过来堕胎,那些势力大哥们,可都不爱戴套,孩子不想要,就把女人送上车运来这堕胎,完事后在送回去,养了一阵子又怀上了,接着在送过来堕,反复几次后,人都要折磨死,有的怀不上孩,都是很正常的。

他只管把肉取出来,后面一系列身体上出现的后遗症就不在拉玛所负责的范畴nei,这点得说清楚,免得男人到时候来闹事。他让巫马玖签字,半会后总算下定决心,笔尖停留在最后几笔时,却听见了隔壁传来惊吓的哭声。他皱着眉,把笔一扔,快速走过去。

她想堕的,她不想当妈,也没做好那个准备。只是在看到手术室旁放着的桶nei的一些新鲜肉块,身后护士说了句抱歉,上午刚掏出两个贵太太肚子里的肉,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些东西。护士把东西挪走,领着秋安纯上手术台,双腿被仪器分开,架的很高,明亮的灯光照下来,她帮她褪去了nei裤。

“会会疼么。”

“一点点,放心,会打麻药。”

“怎么怎么弄?”

可怜的小女人,第一次堕胎还不懂,护士不想详细说明,只让秋安纯把眼睛闭上,等她闭上了,感官却比实质性受到的惊吓更大,冰冷仪器扩张开了私处部位,细长的堕胎器具以经过严格消毒,它们会先伸进去,弄断肉块的四肢与头部,切割的成一小快一小块在掏出来,就像玩拼凑游戏般,那些碎肉块不缺胳膊少腿了,表示体nei才没遗留物,手术才可成功。

护士把东西摆好,而在那一瞬间,她仿佛感受到了如同在包厢里一样的恐惧,一股子失重感。她其实不想生孩子,可做梦偶尔会梦到不认识的小朋友,拉玛医生还没到,护士贴心的帮她禁锢住手臂与腰际。

“不是说,会有一点点疼吗?”

为什么绑她啊

“我看你第一次,有可能会情绪紧张,乱动不小心刮伤子宫就不好了。”

护士微笑,堪称柔和,可秋安纯却没办法,恐惧逐渐放大,连周遭一切都变得特别敏感,包括护士微笑的弧度,看起相当不怀好意,她哭叫不已,惊动了隔壁正在签字的人,紧闭的手术门被一角踹开,男人慌里慌张往里进,就看着自家肥肥被绑在手术台上,红着眼,盯着他看。

“玖玖我我害怕。”

这一刻,她承认自己是个极端自私又懦弱的人。

半小时后,拉玛医生目送他们,等人一走,他才敢骂一句,要不是看在斯利名号这么大的分上,谁敢把他关在诊所里这么久啊。结果来了又没做好准备,占着茅坑不拉屎,钱也没给他,拍屁股就走人了。

作者留言:我必须要说明的是,堕胎环节和我原本设定的大纲不太一样,原本想详细描述他们的挣扎与争吵的过程,但被我很简洁的只用了一千字左右描述完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抗拒也很不想写这个情节,本来该放在拍卖会之前完成的剧情,被我延后写了,总而言之不想写这部分就是不想写,抱歉了各位。

她感觉自己很没用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两个人很默契,一句话都没有说,更不问孩子是谁的,她自责nei疚时,巫马玖只说了一句话。

“生下来,我养。”

他nei心之前在犹豫,最主要还是不想她身体受到创伤。这是其一,其二是肥肥害怕,他看着她害怕,看着她自责nei疚,他从这里开始动摇。养女人可不能让人家这么受委屈,本来前阵子闹着要回基地住,又被他吓着了,再把孩子堕掉身体也遭受不住。他给自己找了一堆理由借口,留下孩子也是变相的让她安定下来,肥肥还那么小,都不能照顾好自己,更不可能单独扶养小孩,所以只能靠着他。

按照以前的性格,肯定要知道父亲是谁。而他现在改了想法,给双方灌输一个信息。竟然孩子得生,那他就是爸爸,肥肥是妈妈,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他才不会气的等孩子出生后给一把捏死。

秋安纯抱着枕头坐在太妃椅上,这一小段时间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了起来,自从决定留下孩子,她也给自己灌输各种信息,不在想着过平凡生活,所以不得不接受这种生活环境。

齐辉辉自从被买回斯利家后,相当狗腿的当上了秋安纯的小跟班,她走哪他跟哪,端茶递水殷勤的很,没事就问。

“姐,咱啥时候走?你是不是也想家了,你要不想走,先把我送走成不?”

他想回去当小少爷继续跟何昊对着干,初一都开学那么久了,想回去的很。可他这位姐胆子小,连个话都不敢说,犹犹豫豫,就知道往椅子上一坐,小茶端在手中喝起,一副不想动弹的样子。

秋安纯可冤枉了,她胆子就那么指甲盖一丢丢大,上回拍卖会,斯利吩咐司机倒车回住所,很一长段路,趁着玖不在,男人说了几句话。像是公公质问儿媳妇啊。

反正那意思,就像是在给她难堪,没几句好话。最终补充了一句,说她不适合玖。斯利当初对付情敌的手段五花八门,他不喜欢自己女人跟别的男人有什么牵扯,男人都是一样的。

她怕斯利,从那以后在住所都尽量避免碰见,更别说提要求把齐辉辉送出去,她只得皱着眉,说再等等。心想万一斯利又好奇心,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帮着齐辉辉,再顺藤摸瓜摸到那场生日聚会,又得找出一个跟她牵扯不清的男人出来。

斯利向着玖,当然觉得清白点女人,特别是没怀孕的更好。她这条小命,说捏就捏死了。

秋安纯脑子里补了一大堆,挥手让齐辉辉下楼踢球去,她就坐在椅子上握着小茶杯,一坐就是一下午,直到男人开门进来,都没察觉。

“想什么呢?”

他问,秋安纯回过头来这才发现玖玖回来了。

这阵子不知道在外面干了些什么,身上多了好几道伤,他在外面打打杀杀都很正常。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秋安纯还没办法适应,心疼的跑去拿药盒给他上药,上完了一脸凝重。

“要不…要不我们去度假吧。”

其实她是想趁机找个合适的小城市,不在国nei也无所谓,世界各地哪个角落都好。巫马玖当然知道她什么想法,把人一抱在腿上坐,轻缓抚摸她的肚子。

“等忙完这段时间,孩子生出来,我们再去度假。”

巫马玖三言两语带过,他也不会跟女人讲明斯利提的要求与任务。关于警察女士的死,与尤尼商会脱不了干系,斯利要他们付出代价这才是交换前提,一切都不白得。而他即便在与斯利合不来,也不可能对摆在面前的枪与蛋糕视而不见,只有得到这些,他才能,才能……

短暂的思绪被打断,因为肥肥小心翼翼在脸颊处的小伤口亲了一下,嘴里含糊说了句痛痛飞飞,他一愣,把人搂紧。

“你坐屋里天天胡思乱想。”

“明天跟我出去转转,有家店挺好吃的。”

“我想吃辣辣的…”

“好。”

楠普拉人口百分之八十都是西方人,地段本就不属于亚洲,吃穿都很西方化,她性格就很念乡,想着出去吃点东西也好。

在斯利住所不远处,整条街都归纳为斯利势力管辖,没什么人敢闹事,像个正常的商业街。店面不算大,就开在路边,装潢小清新,两位师傅在大厅草作台上揉着面团,往里加点肉沫和一些馅料,压成薄饼后烤制的脆脆酥酥,一口咬下去,咸甜味吃着特别好吃。

她说要吃辣辣的,巫马玖便刁难人家,两位师傅北方人本就不爱吃辣,硬是被逼着往肉沫里添了点辣椒,饼饼外壳还抹了一层红油。她拿着刚烤好的可遛三无嗣巴菱久嗣菱开心了,掰了一小块先给玖玖,在掰了一小块给齐辉辉,三个人坐成一排排,她咬一口,吃的特别香,一下就满足了。这一下一发不可收拾,天天都想来吃,主要是不想在斯利住所呆着,因为玖玖一不在她就害怕,索性干脆躲到饼饼店里来消磨时光。

“我想吃臭豆腐味的,你能做出来吗?”

齐辉辉也刁难人家厨师,小孩活力大,说着说着往草作台里凑,非要对着面团放个屁,喊人家弄臭豆腐味的。秋安纯坐在窗边雅座,伸手摸了摸肚子,不知怎的,就感觉里面有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隔着肚皮碰到了她手心。

齐辉辉还在闹,闹着闹着凑到秋安纯身边,一脸难过。

“我想我妈妈了。”

齐辉辉眼神落寞,这句话触动了秋安纯nei心,她也想妈妈了,捏着杯子的手一紧,小声说了句。

“我是不是很没用?”

连孩子也不敢堕掉,对男人来说,养着别人的孩子心里很隔应吧,明明应该打掉的。生孩子是个特别大的事,她看着齐辉辉,突然觉着,万一生出来了孩子,也会说喜欢妈妈想妈妈这些话,应该怎么办啊?

好像从离开那里开始,她已经渐渐的与自己的生活背道而驰。妈想让她念的大学还没读,而现在,她在过几个月,就要生宝宝了。

本書來洎紆:uPō①㈧.Cōм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