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他们的玩物_御宅校园小说 > 海棠书屋校园 uρo18.てoм 分卷阅读204

uρo18.てoм 分卷阅读204 海棠书屋校园

第二百三十七章

拍卖会如火如荼进行中,会场外两方街道也以封锁完毕,包括入口大厅,厚重结实的铁门合上后,杜绝了一切危险,尊贵的客人们可放心进行想要的拍品。

一辆豪华黑车从侧街道拐了进去,秋安纯坐在车后座,心虑重重。窗外路灯光影匆匆扫过,她不清楚斯利叫她去是干什么,说是送礼,可她什么都不想要,就想缩进壳里,一出来就害怕,害怕导致生理不适,这会憋着尿意,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得安静等待下车后找卫生间解决问题。

开车的是伯西,手刚接上不久,纱布缠了厚厚一圈,指头都还没恢复知觉便重新开工,当上了这位小家眷忠实的护卫。

他扫了一眼后视镜,匆匆掠过,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因为巫马玖的威胁恐吓让这个男人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恐怖,老同学面子摆台面上都没用,伯西之所以能活下来,只是为了给那些在斯利手底下做事的男人们一个警示。看他付出了多大代价,朋友的命与自己一只手,仅仅是因为摸了他女人的肚皮。行走的警告牌让斯利住所的男人们对她退避三舍,走路都绕道走。

车停在会场后门,有员工小道与电梯,低调不引人耳目,下车后她紧张兮兮看了眼整个会场,庄重且有年代感的西方建筑让秋安纯感觉有些恍惚,忙低着头跟伯西进入会场,电梯正好停留在负一层,进去后走廊外传来工作人员们的脚步声。

手推车很大,上面运送的宝贝相当有分量,黑布遮罩的严实,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工作人员停留在电梯前,看清伯西面容后毕恭毕敬点了个头,知道是斯利家的贵客。前方有人催促。

“十分钟后克克力尤嘉的展品送上去,这个男孩克克力有专门嘱咐,作为单独展品,不以赠送的方式。毕竟有人嘱托,他算是卖个人情。”

工作人员提笔在本本上记录,有人牵着锁链拽了一下,光着脚的男孩跌跌撞撞差点摔倒,在电梯关门那一瞬间,他捕捉到了靠在电梯右侧女人的脸,眼底一亮,连滚带爬扑过去,把将要闭合上的电梯门弄开。

“姐,姐!是我啊姐!”

齐辉辉高兴坏了,他可算是见着了熟人,好多天没吃一口饭,光喝水,连澡都没洗,一身臭气熏天的小朋友这一瞬就像抓着什么救命稻草一样拼了命的喊了几声姐,腔调带着本地人口音。听起有股子亲切感。

秋安纯缩在角落被吓了一跳,视线看向电梯门口趴了个脏兮兮的齐辉辉,看起也就十二岁左右,脸也脏,叫了几声姐后有人不耐烦又扯着他身上捆绑住的链子,铁链叮叮当当的响,齐辉辉他何德何能配得上如此隆重的待遇啊,真的,用小细绳绕几圈绑一下他都挣脱不了。

“你你是?”

秋安纯脑子回忆,稍微往前几步,斯利家尊贵的客人要与小孩攀谈,他们也不敢阻止,只能毕恭毕敬让这油嘴滑舌的小孩在磨蹭个两分钟。谁知这俩人真认识,一大串中文你来我往,西方人只能听出少部分听得懂的字节。

秋安纯本以为是福利院的孩子,她认识的小孩除了福利院和安安昊昊就没别的了。谁知面前脏兮兮的齐辉辉真认识她,急的眼含热泪,捧着秋安纯双手,急冲冲问。

“记起来了不姐?何家,那谁,何家大哥哥过生日,小岛上咱们见过来着。”

齐辉辉指着自己脏兮兮小脸,秋安纯这才在他迫切的目光中找出那么些小片段来。

准确来说,不是他和她见过,是他的足球和她见过,还亲密触碰了来着。把她砸出鼻血来了,这件事齐辉辉记忆犹新,闯祸后胆战心惊一晚上,却发现这位姐姐并没告状。

“我冤枉啊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他本来想踢何昊来着,谁知踢偏了,把她踢出鼻血来了。

齐辉辉跟何昊不对付,安安昊昊这对双胞胎学校里很出名,妹妹脑子有点问题,留了两级,现在还在读小学二年级,何昊却聪明的不得了,跳了两级,十岁直接跳到齐辉辉班上来了。

何昊跟他哥学打篮球,学校里篮球队的,齐辉辉足球队的,总而言之,因为学校里女同学们都去看何昊打比赛而不看他踢足球了,导致齐辉辉nei心极度不平衡。

总而言之,他不是故意的。

齐辉辉热泪盈眶,秋安纯想起来后心跟着一紧。

“你怎么怎么回事啊?你爸爸妈妈呢,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

齐辉辉哭啊,泪一流,长话短说,就说是学校毕业旅行他被坏人抓了,为啥不抓何昊好气哟,小孩也没面临过这场面,这么些日子下来的压力,导致齐辉辉情绪有些崩溃,秋安纯被他哭的慌慌忙忙从兜里掏卫生纸给他擦脸,齐辉辉不要,要她想办法救他。

这一认亲现场持续六七分钟,直到有人来催促,他们不得以用强制手段架着齐辉辉肩膀离去,秋安纯心七上八下,电梯门一关,伯西小声说了句,让她不必紧张,小事情,待会跟斯利说一声,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电梯上三楼,脚下地毯踩上去没有什么实感。

“我我先去趟厕所。”

伯西看了眼她被齐辉辉弄脏的手臂,指着卫生间方向,说在这里等他。他并没靠太近,刻意与秋安纯保持距离,等人一走,伯西接通了电话,是斯利身边跟着的人。

“嗯,已经上三楼了,在卫生间。”

卫生间nei,秋安纯急忙解决了生理问题后把手洗干净,镜面明亮,折射出她的面部神情有些紧绷,这会脑子里全是齐辉辉哭的样子,小孩很可怜,她不可能让他被那些坏人拍走,眼下这种情况,虽然害怕那个叫斯利的男人,但为了一条人命说什么也得打起睛神来。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胸有些闷,跳的也特别快,不安感持续上升,她强迫自己走出卫生间时透顶灯闪烁了几下。

她的第六感特别灵验,只是猜错了对象。

门外靠墙站着一位男人,眼底黑沉,红血丝充斥在眼球周围,像是冲动易怒的暴躁患者却一直维持表面平静。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他视距下移,停留在女人微挺的小腹上,这一瞬,他蹙起眉头,一步步缓缓逼近。

作者留言:齐辉辉戏份占比不多,是俺的剧情工具人,番外也不会写他的事情,这里就简要说说明一下,未来齐辉辉跟安安这俩小朋友是一对,嗯。

“他们讨厌女人,估计跟他们疯母亲有关系。”

第二百三十八章

会场空旷华美,墙壁与十几米高的天花板雕刻着许多西方神像,无数黑衣人站在角落维持持续,客人们西装革履,神情严肃盯着拍卖台上的黑箱子。

灯光汇聚在台中心,讲解员带着白手套从箱子里拿出手指粗细的玻璃囊,黑色药丸沉睡在其中,毫无光泽感,就像是一块石头块。

一颗药,起拍价无数个零,今年不搞限量发售这一套,就一颗,价高者得。

当然,为了证实药物是否有用,青家多送了一颗现场给各位展示。

“来,送上我们的实验小猪。”

讲解员一拍手,衣着暴露的女人们推着笼子过来,笼门打开,中年男子恐慌往外逃,却敌不过几位男人镇压,被迫昂头吞下那颗象征不详的黑色药丸。

观众们窃窃私语,多数人一脸探究。他们看着手脚健康睛神还算生龙活虎的男人吞下药丸后瘫坐在地,口液止不住往外流,短暂时间后,男人一句话都不说,眼像失去焦距般,模糊不清辨认着眼前的景象。

“看看你在哪儿,朋友。”

“或许你认得这个数字。”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讲解员连问几个问题,手势比了个三,男人却像一块木头般一动不动,连话都说不出来。仿佛失去语言能力,直到讲解员抬高男人下巴,当着他的面。

“你是小猪,来,说你是小猪。”

“我我是”

他一字一句,犹如婴儿学语,语调稍显怪异。底下群众一片哗然,私语声顿时盖过整个会场。

如大家所见,这颗药物能令人神志不清,甚至忘了自己是谁,大脑紊乱变得极不安定,只接受眼前人灌输的知识,时效不算太久,看人体nei抗药性如何。讲解员放开手,男人被捉回牢笼带下,他告诉大家一句话。

楠普拉会有人需要这种东西,但为了大家安全着想维护岛上秩序,抱歉,今年只有一颗。

衣着红裙的女人坐在会场高处右侧,目睹全程后只感觉不适,联想如果是自己神志不清任人摆布的场景,只觉得背脊阵阵发寒,她不适应,不代表别人不适应,青家医学本就摆不上台面,做了太多恶心事,实验基地还建在楠普拉地下,而黑市上都还有一些药物是从青家研究者手中流出,药效不同,且十分昂贵。

周围喊拍声持续不断,价格往上抬了好几番,王雨彤皱眉,骂了一句。

“你们真的都是变态,这些恶心人的东西,都跟你一样。”

岂抱着双臂,侧身盯着女人瞧。嘴里哼笑说了句不敢当,轮变态他还真比不过青家,这的人也都比不过,各个都算小清新,就连岂本人都觉得自己分外可爱。

王雨彤抬眼,看到高处一处包厢,老头杵着拐杖坐在沙发上往下望,另外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嘴角挂着笑。她没多看,手臂基皮疙瘩都出来了,她掩饰害怕,呛了几句。

“从你口里说自己可爱,真难得,要不要脸你。”

岂只是笑笑,并跟她说普拉岛有他们自己的规矩,大家都行走在黑暗之中,没人是个善茬,只是坏人跟坏人聚集在一块,更坏的那个容易引起注目,比如青家,是佼佼者。

在宁静走廊,脚底地毯仿佛黏住了她想逃跑的双腿,从脚尖开始发麻一点点从血液窜连着大脑皮层,秋安纯吓得说不出话,盯着眼前男人眼底血丝密布,看着他伸手轻轻按在自己腹部,音沉问了句。

“这里,装着什么?”

她不懂,杀意为何而起,仿佛一脚踏空地面往下急速坠落,她慌张后退时却被扼住手腕,轻而易举扯进了旁边空下来的包厢,门一关,漆黑的屋nei,只听深幽一句话。

他说要看看她肚子里究竟装着什么。

他们是佼佼者,他们是黑的代表色,没人比他们有资格是坏人的代名词,楠普拉所有人都知道。

王雨彤不该好奇问,岂也不该用相当简洁的语调说出令人感到浑身不适的事。这样说出来,比天花乱坠吓唬人的词语更显冲击人心,他告诉她,遇见他们,得绕道走,因为他们不喜欢女人。

青家总会生出双胞胎,可不是什么遗传,药物作祟罢了。

其中一个当家做主,其中一个是备用品。以医学代名词来讲,青家人流淌着是罕见的“熊猫血”,聪明的他们,找着了解决办法。

如果你心脏坏掉,如果你肺腑生病,如果你急需输血,如果你缺胳膊少腿,哪怕你掉了一根睫毛,没关系,因为有备用品存在,甚至连基因比对都不需要,就在身边,与你同吃同住,听起很诱惑人不是麽。

什么都可以从他身上获得,相当于有了一次复活机会,青家人可不管什么一视同仁,看中哪个,哪个就是幸运儿。

而不被选中的青邶青佑,和蔼可亲的外界人把他们比作少爷,背地里却管他们叫“人形器官储存室。”

“是不是听起很可怜?”

岂问她,王雨彤脸色有点难看。

“他们讨厌女人,估计跟他们疯母亲有关系。”

岂本来还想往下说,却发现女人双手抱臂,对他聊天nei容感到极为不适,两个人之间短暂的茶话会到此结束。

就像一脚踏空后不停往下坠落,无底的深渊却连个回声都没有。面对强势力道,弱小虫蝶本难以抗衡,却迎着风浪挣扎往上飞,这一点,令人疑惑不解。女人是否会有那个天性,就连尚未出生的孩子,也能激起母爱。那一瞬间手下意识防备,不是摸任何地方,只护着自己的肚子。

“你这副样子很恶心。”

“不过没事,或许会有点疼。”

“让我看看它长的像不像一只狗,在包装好送去作为回礼。”

巫马玖看到了估计脸色会很难看,他的孩子一定很难看。一想到这,青佑便浑身止不住兴奋,低声笑着,笑声像在某个机械接触不良造成的杂音,从喉腔挤出。

他睛神状态特别乱,笑着笑着忽然停顿,抬起头来问她。

“为什么你总想生两个?”

“我很难过,母亲。”

“过来”

他冲她招手。

作者留言:害,怎么说呢。一章不够写,明天再战吧。期待以后佑儿子的心病纯纯会给她医好。

“你抱着我挨草爽到喷汁的样子,是不是忘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

她一步步往后退,直到被他低到墙角,还来不及逃,发丝便被男人轻而易举拽着往下压,她被迫昂头,疼得直吸气。

“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啊啊”

可惜根本无力挣脱,就像食物链或丛林法则,对付一个女人很轻易。奋力抵抗也没有效果,青佑伸手一推,欺身而上,跨坐在秋安纯身上,一手禁锢着她摆动不停的双手在头顶,一手缓缓移到唇齿边,咬住白手套指尖褪去,一点点的,苍白纤细饱含伤痕的指骨展露眼前,这是巫马玖友好的握手礼仪。

“好疼你看。”

“母亲,我受伤了。”

男人眼底饱含委屈,竟折射出剔透泪光,好像一头伤痕累累的兽,企图得到她的安慰与爱抚。秋安纯躺在沙发上,全然没看过他这副神情。从刚才起自己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传达,他只顾沉浸在自己世界之中,周遭事物都变得模糊不清。

他告诉她,他很努力,很优秀,拿了很多第一名,今天下午父亲还来夸奖过他。说着说着,一脸期待,笑意满满,手中力道更甚,仿佛要折断她的手腕。

“母亲,你是爱我的,对吧?”

他小声问,嘴角弧度仿佛被两颗钉子定死了,微笑的像个乖宝宝,眼底猩红尚未褪去,温热的泪毫无征兆落在她稍隆起的腹部。

有某一瞬,她好像察觉到了很细微的东西。在光音遮蔽深处,坏人会哭这种事讲出来是个能让人满堂哄笑的大笑话。

“你清醒一点放开我”

可是她窥探不到,可是她没打开那扇窗户。

而他感觉自己被爱着,被深深爱着。那些鞭痕与刀疤,是母爱泛滥的证明表现,是他活着印刻出的价值体现,这是最好的证明。可惜母亲把这些痕迹抹的一干二净,光滑皮肤表面,它们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疼啊好疼啊你摸摸我。”

他讨好的低下头来,掌心力道加重,强迫性的捉着秋安纯其中一只手,像个急于被抚慰的孩子,就这么的,她触碰到了一手心柔软的发。

微卷细碎的发丝像某种绵软植物,触感与他这个人比,天差地别,秋安纯吓得把手往回缩,硬是被强制性的抚摸了几番,直到他问,问母亲为什么还要再生,为什么又要生两个出来。

疑问句里饱含恶意,秋安纯脸色发白,感受腹部力道加重时,她情急之下挥了一掌过去,企图打醒他这个疯子。

醒了确实是醒了,脸颊一阵热辣,青佑一怔,缓慢起身,周遭一切才逐渐变得清晰。看清身下被禁锢着的人是谁后,眼底音沉逐渐加深。

“真是可惜,我对孕妇提不起兴趣。”

所以,他要把她肚子里那块肉给扯出来,他会用药泡在玻璃罐里,当做礼物送给巫马玖。

“他就在隔壁你要你要伤害我的话。”

“他会杀了你的。”

秋安纯忍住呼吸,咬字发音却不清楚,她胸口不安起伏,强迫自己镇定。到底是坚强了许多,只是可惜示威并没让男人感到害怕,青佑居高临下审视着她,冷淡噢了声,一声嗤笑,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问。

“这么狠心的?要你老公杀我么。”

“你抱着我挨草爽到喷汁的样子,是不是忘了?”

找到大腿抱了不是,会威胁人了,养了条凶残的狗,牵着绳跑来吓唬他来了。嗤,可真令人害怕。

他冷哼,摸出手机缓慢划了几下,里面有他拍摄的两个视频,他问她,要先看小xue吃基蛋那个还是看3P的,或者现在拍一个新鲜热乎的给她老公发过去,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把他杀了。

“刚才打我了?那个手打的?”

他问,捉着她的手,放在唇齿,用力一咬后,秋安纯食指破了一个小口,血涌了出来,他像个恶心的吸血怪物,吸允的滋滋作响,一边笑一边拍摄着她惊恐不安的面容,随后把手机放置在桌面上,褪去西服外套,从后腰掏出白手套,带在指尖上。

“疼就叫出声,说不定他会过来救你。”

只是可惜,包厢隔音效果很好,不凑近根本无法听到里面人的呼救声。

这是她第一次面临身体将遭受到巨大伤害的恐惧,口腔nei牙齿克制不住的上下颤动,秋安纯挣脱不开,叫着巫马玖的名字,双手却被他领带捆绑在背后,双腿被迫分开,nei裤褪至膝盖,女人私密娇弱的花蕊展露在青佑眼前,怀孕后的体香比以往散发出更浓烈的气息,从刚才他就闻到了,这味道凡是吃过她身体的男人在熟悉不过,引人上瘾。

“搔货,味这么浓。”

“离开我们就怀孕了。巫马玖这杂种这么能草?”

他说着,手毫不怜惜摸到女人下体,要把该死的杂种残留物扯出来,秋安纯反复反抗,双腿却被结结实实压着,感受着xue肉伸进几根指头,连个缓冲都没,直冲冲的往里深,他情绪有些错乱,说了句我很抱歉母亲后,又突然笑出声来。

直到门被人一角踹开,毫不犹豫的猛烈拳头挥舞过去,力道强势,丝毫不拖泥带水。

“老子就知道,哥,青哥!草,药呢。”

万震一急的满头大汗,要不是放心不下,出来挨家挨户找一圈,自家乖女真就命都要被玩没了。青佑缓慢站起,音着脸要向她走来,万震一胳膊一伸,费了很大力才把人压制住,眼看到沙发上急急忙忙站起来的小身子板,眼都看直了。

“最近发福了啊宝贝,”

那小脸蛋子小肚子吃的溜圆,日子过得这么舒坦的吗,可爱,想日。

就是情况不太允许。

“老子,老子他妈的想你想的要死。”

就是青哥犯病了,青哥很不爽,被打了一圈之后陷入暴走,他一个人都快拽不住,万震一满身肌肉暴起,脖颈青筋憋出一口气,把人压制在身后,费力的让秋安纯拿药。

“宝贝儿,乖,把你青哥上衣口袋那瓶药扔过来。”

谁知他宝贝儿药都不帮拿,慌里慌张往门外跑,“啪叽”一声,还不忘反手把门给他关上了。

本書來洎紆:uPō①㈧.Cōм

上一章:分卷阅读203

下一章:分卷阅读205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