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他们的玩物_御宅校园小说 > 海棠书屋校园 分卷阅读203

分卷阅读203 海棠书屋校园

第二百三十四章

小孩身上特别臭,就这还是贵族人家的小公子呢。不过人家穿的衣服倒是定制款,看起价格不菲,长的也俊俏,就是人皮得很。不皮也不敢偷上他们的船啊,这下被他们抓着,多少解决了一丝燃眉之急。

以贩卖奴隶为生的艾奇一组最近遭受重创,快两个月前,他们交易所卷入一场风波之中。斯利的女人连着他们交易所里的奴隶被不知名组织炸成了碎肉快,加上斯利施压,让他们本就一贫如洗没赚多少钱的小家庭雪上加霜,一时之间分崩离析面临解散危机。

拍卖会头三天,忠心耿耿的属下带回一个男孩,据说是某贵族学校组织小学生毕业旅游碰巧撞见的,这孩子贪玩,半夜抱着足球在草地上来了个选射,球不重,一下落他们停靠在岸边的船,把玻璃打碎了。

“当家的,你看,这脸,这品相,这东方小眼儿,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黑屋nei。瘫坐在椅子上的艾奇眯着眼掂量男孩价值。

“又不是高档货,怎么送进去?”

艾奇哼了声,弓着腰摆摆手。

属下也不跟他绕弯子,这个节骨眼上必须得有所觉悟:“要不您就觍着脸,咱们面子不要了,让克克力把孩子送进去拍。”

拍卖会能进入主会场的拍品必须得经过主办方的审核断定价值,除了中大势力并不需要走什么正规流程,只要是有价值的宝贝都可以往里送。

克克力每年都弄一尊佛回来,今年也不例外。只是他们跟艾奇关系并不好。

“他?老子才不干,让我去求他,呸!门都没有。”

“别说了,这件事不可能,我好歹也是有骨气的男人。这辈子就没向谁低过头弯过腰!”

艾奇说完,冷着脸起身,把放置在桌边拐杖撑开,躬身一步步往外走。

忠心耿耿的手下不忍直视艾奇背上宛如骆驼包一样把背脊压弯的小山峰,急得跟上去,想在劝说几句。

两天后,楠普拉迎来了他们盛大的宴会,拍卖会连办三天,依然举办在市中心很显眼,且具有一定年代感的大型建筑物nei,旁边一侧通往建筑物存放管理所的门前铺上了红地毯,黑车一辆接着一辆靠在边上停,道路两侧拉上封条,闲杂人等只能隔远相望。

他们从车上下来,把运送来的或大或小黑箱子往里送,门口会有人给他们展品贴上标签码号,进行拍照确认完毕后才可放进地下半层储物间nei。

会场周围的小型展览街也如火如荼进行着,多数没法放进主会场的展品会在外面以定价方式售卖,稀奇古怪的东西应有尽有,偶尔还能淘到比主会场更有价值的宝贝。所以从外地来的游客会选择在主会场拍卖会举行之前,花些时间先行逛遍外场所有拍卖街。

夜晚如期降临,衣着华美的男人带着他们的女眷从大厅陆陆续续往里进。

大厅一楼,面目狰狞的怪物引起他们注意,周围有人窃窃私语却没敢大声声张。匆匆一眼后便低下头来往展厅走入。

怪物本有任务在身,并不想多来这凑热闹,可惜家里养的人不乐意,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要来。

长发女人穿着红裙,嘴唇犹如夜玫瑰般带着一丝光泽,身姿高挑,眉目秀美。神秘的东方面孔引起部分男人瞩目,火红长裙很扎眼,可惜一朵鲜花插在怪物头上,他们想多看一眼都怕吐出来。

她不知从哪打听到的小道消息,说岛上唯一商会的大小姐要来,那个叫尤尼妠的金发女人据说长的很好看。王雨彤想看看她究竟多好看,好看到让那个仿佛从古希腊画像上走下来的男人跳硫酸池,把自己搞成这个德行。

到底是看了个明白,在她正感到脚站疼时,车停在了大楼外。

男人们为她驻留,有人殷勤为她开车门。目光毫不吝啬表达赞赏与爱慕,

尤尼妠像个公主般穿着白裙子,在众人友好点头示意下走到大厅。美的确实有些夸张了,金发碧眼不说,皮肤也白,脸上几颗俏皮的斑点都显得她这张脸独一无二。怪不得呢,冲动的15岁少年,为了保护好公主跳个硫酸池算什么啊,估计让他跳岩浆跳火山眼都不会眨一下吧。

王雨彤感觉自己长的没人家好看,气场瞬间矮了半截,胸口闷,有些烦躁的很。那边美丽优雅的公主递来了个眼神,像是在跟旁边的怪物示好,温和的匆匆一眼后转身进去电梯。周围男人们都羡慕的要死,窃窃私语着。

“尤尼妠小姐太善良了,面对如此丑陋的怪物都报以善意点头示好。这一刻真让人羡慕,我也想被她看一眼。”

那些男人酸的不得了,又不敢大声讲话,声音像蚊子般,更让人恼怒。启双手插在口袋,不明白旁边人怎么又开始生气了,伸手往她后腰上摸,把拴在那当扇子的刀偷偷没收,免得待会又要死要活搞割腕这一套。

她没发现,只感觉后腰有点痒,怪物揩她油水呢。她踩着高跟剁一脚在他鞋尖。怪物连个疼字都没说。

“卡呢?”

“给我。”

女人手一伸,启感觉脑瓜子疼,或许今晚过后他的小金库会破产,但男人不能说一个穷字,得为自己答应过的事负责。他脸色凝重,可丑陋的外表看不出分毫情绪,毫不犹豫的把卡交给她。

电梯nei,女人把手套摘掉,面色有些不好。身后随行保护她的男人连忙下跪认错。

“以后发邀请卡注意,别让他进来,我会害怕。”

“好的大小姐,今晚三楼有您的单独包厢,我会守好。不让他凑近的。”

尤尼妠冷淡嗯了声,电梯门打开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了出去。

此时楼下传来哄闹声,大厅外两辆黑车撞在了一起,后面那个故意追尾,前边那个没绑安全带,把头给磕破了。捂着额头血流不止,气冲冲从车上走下来。

克克力见到尤嘉,破口大骂。问他是不是故意找茬呢,尤嘉哼笑,嘲讽他。

“你那座佛手捞上来了?咋不沉海底呢,触怒神见血了吧,可怜的蠢蛋!”

“你那个佛手才被鱼叼走吃了吧!我卖什么你卖什么,要不要脸你!”

克克力气的脸红脖子粗,尤嘉冲他做鬼脸,氛围霎时没收住场,旁边那些守卫们面面相窥,在犹豫要不要按照往年惯例把他们拉进小黑屋冷静一下。

一年一度的好戏上演了,两个四十岁的男人每年一度的吵架盛况,年龄越大吵得越凶,周围人见怪不怪。嘻嘻哈哈笑着看他们相互脱衣服你一拳我一拳互不相让打了起来,一边打还不忘往里走。

直到外面传来一声惊呼,说万家青家的车要来了。那些还没停的黑色轿车赶忙往边上退,克克力尤嘉他们打的正兴起,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尤嘉的车再次追尾,而追尾他们的,是一辆浮夸的装甲轻坦克。

老头坐在副驾驶,带着墨镜,打了个响指后,车慢吞吞冲了过去,把前面两辆车一点点挤出接待区域。

作者留言:拍卖会篇要开始了,这位小男孩之前出现过(只是没露脸)估计很多人已经忘了。或者没猜出来。

“好久不见,要女人不要?”

第二百三十五章

周围人都不闹也不讲话了,静悄悄盯着开门下来的年迈老头,他身形单薄瘦弱,肌肤松弛老人斑也多,却掩不住身上那股子拽劲儿,领着车里面的年轻男人们往会场里入,经过时手中拐杖不轻不重打了克克力与尤嘉的腿肚子。

“大晚上闹什么,小年轻,睛力旺盛?”

老头沉声哑调,克克力尤嘉还相互扯着对方的西服与裤腰带,被万家当家老头各打了一下后,乖顺的不得了,连忙放开相互哼了声。

“道儿让开,赶紧去大厅里坐着。”

老头又发话,他们这下子也不敢闹,说结束要来蹭酒喝,希望万爷爷赏脸。

万震一无聊跟在队伍最末,身旁是青佑,前方是青家刚坐上位的两个双胞胎哥哥,他们家里那两个肌肉呆子还没来,还得等一会到。

“我不喜欢他们,连同巫马与其余的势力,斯利一族倒是不错,可惜,跟我们关系并不好。”

三楼包厢窗nei,左侧窗户可看拍卖nei场,右侧可看大厅。美丽的女人尤尼妠透过窗户把视线锁定到他们身上,眼底一丝厌恶。

作为楠普拉唯一商会,他们架构起还在战争的国家政府与楠普拉之间的经济合作桥梁,包括岛屿商人与商人,与楠普拉整个社会体系的重要纽带。尤尼妠作为家族大小姐,自然反感一切想脱离他们控制的组织。比如他们,睛明也有先见之明,把本家搬离楠普拉,在和谐社会里驻足扎根。

“他们是背叛脚下这片土地的人,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每年都给他们邀请函。”

尤尼妠脸色不好,身后随从毕恭毕敬轻言细语安抚。但nei心确认为,大小姐不是因为他们把本家撤离楠普拉而生气,只是因为,他们摆脱了家族商会单方面控制,与利益挂钩,捞不着太大油水,仅此而已。

万震一被盯的发毛,抬头便看到三楼窗边站着的尤尼妠,他肩膀撞了下旁边青佑,青佑冷冷一扫。

“怎么,基巴痒了?”

“草,不是跟你说这个。”

万震一一副清清白白的样子,伸手搂着青佑压低声线说悄悄话,问他是不是闲得慌,他们跟来主要目的是什么,难道忘了么?青佑哼了声。万震一又用眼神示意,说楼上那个女人在看他,被他帅脸儿帅身子给迷住了,脑子里估计在浮想他这根又粗又长的基巴,可他小万万好着急,着急找他纯乖女舒缓舒缓压力,要不拍卖会别参加算了,溜了溜了吧。

万震一准备脚底抹油,转身却发觉脚迈不动,原地踏步呢,西服后领有点凉,被一股力道拽着,老头拐杖把手插在那。

“跑什么,待会看中哪个美女,爷爷给你买。”

万家老头哈哈一笑,颇有骨子土财主味道。力道强势,拐杖勾着小孙子就像溜只小狗,丝毫不费力。

电梯刚上三楼,脚下是绵软的黑色地毯,这片区域都是包厢,给大型头目们特质的VIP席位,有专人把手,有美味佳肴,视野开阔,想要美女玩玩这种要求也能达标。主会场观众席,才是一些中小头目呆着的地方,比如克克力与尤嘉她们。

服侍毕恭毕敬把人往里请,前方左侧电梯门刚好开启,有人陆陆续续走了出来,正巧是最近风头不那么盛,萎靡不振的斯利一行人。

双方碰面,当家的倒是面容和善,斯利今日穿着暗红色西服,把面色衬托的有丝气血,周身气势比以往和顺很多,与他为首的一些人,正巧与青万两家打了个照面。老头脸挂着笑,喊了声小老弟,伸手与斯利相握。

“好久不见,要女人不要?”

听说他喜欢的那个被炸碎了,哎哟,真可怜儿。老头打算给他送个新的,反正都是女人,培养培养感情不就取而代之了嘛。斯利咳了声,说不用,他现在这副样子,真的无福消受。

两个人寒暄几句,周围人也意思意思相互握手,老头问斯利,最近怎么培养起巫马家的小公子来了,那不能行的啊,斯利好偏心,他这小孙子也需要斯利这么个睛英培养,干脆一起收了的了。老头拐杖一使力,后面被拽着的小万万差点没跌倒,当着斯利和爷爷的面,这么多长辈,憋着气,身上肌肉紧绷,咧嘴呵呵笑了下。

“我这孙子你瞅瞅,最近会英文了都,正好你斯哥哥在,让他听听发音标准不标准。”

老头炫耀呢,这会腰杆挺直了些,拐杖一敲小腿肚,万震一机械式从ABCD开始念,坑坑巴巴,念完了斯利鼓掌,说发音特别标准,只差去理发店染个金发这一步骤了。

老头这下舒服了,浑身气爽,问那巫马家的小公子会不会念英文,话茬一起,众人视线往旁边看去,角落两个年轻男人,相互之间不说话,也不握手。

青佑不喜欢握手,巫马玖更不喜欢握手,周围人陆陆续续寒暄相握,只剩下他们两个,一个手背在身后,一个手插进西服裤兜,纯黑系西服衬托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周围随行的人纷纷后退半步。

青邶下巴搭在青肩膀上,不知说什么悄悄话,窃窃私语极小声调子传进他们耳里。

视距逐渐便窄,周遭一切事物拉长,他们双方互看生厌,隐藏在箱底的音霾散发出黑色雾气从脚底攀升,笼罩与彼此身上。

巫马玖背在身后的手尖微动,神经性的反复抽动几次后,耳畔忽然传来斯利不悦而压低的语调。问他为什么不礼貌,他噢了声,伸出手,在众人的目光下,站立在对面的黑发男人,发出一声嗤笑。随后把手从西服裤里伸出来,握了过去。

双方气氛达到一定缓和,谁也没在意两个年轻男人面部表情。

青佑冷着张脸,感受手中力道,骨指挨个错位发出的脆响声隐藏在大人们谈话声中,他轻声呛了几句。

“狗穿人衣倒是人模狗样。”

手中力道更甚,关节彻底碎开,巫马玖音着脸,微微凑近半步。

“但比你这个“备用品”稍微体面一点。”

“女人保护太好真没用,你得让她看清危险,她才能更加依赖留在你身边。”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服侍温和笑着,适时插了句话,让大家回各自包厢就坐,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表面寒暄到此结束,老刘屏息凝神,等少爷走过来时忙吧手中水递了过去,他可一直看着呢,青家那小疯子手放裤袋里不知弄了些什么,保险为上还是洗洗手比较好。

巫马玖接过水瓶,一手拆下脖颈领带,清洗干净后,用领带缠绕了几圈打了个不算很紧的结。老刘小声问。

“少爷,是不是疼了?”

“还好。”他不咸不淡,开门后斯利站在落地窗前,挥手让他过去。

间隔不算远的另一侧包厢nei,青佑最后一个走进去。万震一拍拍旁边位置,青佑坐定后把白手套摘了,包厢灯光不亮,他仔细端倪四根手指骨关节脱落折断处,冷淡呵了声。重新戴上手套后一点点从骨关节掰弄,咔咔声作响,万震一并没听到,凑热闹半靠在沙发上看落地窗外隆重的嘉宾上台致辞,下面一派祥和鼓掌欢呼。

他看的正兴起,忽的脖颈一凉,好似被人扼住喉咙,万震一脸僵住,搭在沙发背上的手臂规规矩矩滑了下去,连占了很大地盘的双脚都收拢很多。只感觉后背音森发寒,一股不妙气息。

“小万万,上次高考得了一百分,怎么不请我们几个去参加你的庆祝会?”

“也不叫邶哥哥哥哥了,也不来我们家做客。”

青邶说着说着,手臂逐渐收紧,边抚摸万震一后脑,边夸他刚才英文字母背得多流畅,真令人欣慰。

耳边湿湿热热,笑声与夸奖都让坐在沙发上的猛男吓得像个小傻逼,万震一愁眉苦脸,稍微把头侧开,叫了两声哥,殷勤的说下次一定。

“什么时候来我这做个体检?”

“不是基巴痒么,有可能是发炎了。”

青邶耳朵尖,两个人身后聊什么都听的一清二楚。他伸手缓慢从万震一肩膀摸下去,关心他身体得很,最好明天约一波体检,他给好好检查检查。手指摸着摸着滑下去,停在腹肌下面一点时,万震一满头大汗制止了青邶进一步的“检查”

他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刚基巴还真痒着呢,团成一大团挤在西服裤里,这会被吓得瞬间萎靡不振,都不挺拔了都。

脑子里想起四五六岁还没长大时尿床了,被他们吓唬说弟弟坏掉了得割掉,拿着刀追他满院子跑的场景,包括割包皮那次,一想到这小万万恨不得吓得缩回身体里去。

他哆哆嗦嗦泪眼汪汪侧头看向青佑。

“青哥,万万万万害怕。”

万震一哑声求救,叫了两声青佑他却没反映,他感觉不大对劲,青邶也不闹了,两个人一脸探究注视着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男人。

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微卷碎发遮盖眉眼,垂着头,嘴里发出轻微几个字节,听不清再说什么。身体僵直不动,脖颈与侧脸纤长的线条拉伸开,肌肤却毫无血色,比以往更为苍白病态。

直到头顶忽的被一只大手遮罩,力度轻柔,弄乱了青佑的碎发。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青佑。”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

“谁主谋,谁行凶,谁善后。”

如果需要的话,青并不介意再把当初作案过程讲给他听,他平静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弟弟。周遭大人们还在谈话,窗外是喧嚣热闹的拍卖会场,一位国际知名女星裸露身体站在拍卖台上,四周灯光汇聚一方,女人裸背以红笔标出最低价钱,男人们沸腾了,各自举着竞标牌,声一浪接过一浪。

青音调逐渐压低,凑近,靠着青佑的耳边轻言细语。

“她死了,从今往后青家没有“备用品”。”

青佑什么都听不进去,凝着脸起身往外走,青制止了青邶跟去的步伐,看他开门关门一瞬,房nei恢复以往热闹。万震一本来也想跟出去,刚起身却被爷爷叫住,老头招呼手喊他去窗边看美女。

圆桌上两杯红酒一口没动过,男人优雅解开西服扣子,坐在沙发里调整了下姿势,缓慢问了句。

“怎么,跟青家那小子,有什么过节?”

斯利眼光一向如此,一两眼就能看出这两人暗自较劲,他们年龄相仿,或许结了什么梁子,斯利让巫马玖说,他来分析分析,说不定能解决。

巫马玖把桌上两杯红酒推过去,脸色很难看。“你需要闭嘴,很烦。”

这问题根本解决不了,除非其中一方死。老刘站在墙边,偷偷把胸口擦汗的帕子拿出来擦干净脸上虚汗,真怕斯利在多问一句少爷生气把桌子掀了。

他来当和事佬都不能解决这个事儿,青万那两个小公子,可是被他们家少爷记在死亡本本上等着杀呢,还用红笔笔特别划了好几道线标注了的。

还问,还问,真别问了,私事不能往外说,私的不得了,斯利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老刘捏了一把汗,斯利却云淡风轻,一招手,问人到没到,随从弯腰轻语,说纯小姐待会就到,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噢对了,忘记跟你说,刚我请人,把你小家眷接过来了。”

斯利摆摆手,随和笑着,拿起红酒到嘴边抿了一口。他说作为东道主,也得给他的小家眷送一份礼物,女人爱的珠宝首饰,斯利住所根本不缺,送这些又显得不够隆重,还是让她自己挑。

“待会看上什么,无论多少钱,我包。”

斯利放下酒杯,明显感觉到身旁男人脸色微变。

“她什么都不需要,现在,把人送回去。”

巫马玖起身准备往外走,却被斯利叫住了脚步,他轻声一笑,不紧不慢说着。

“踏上这片土地得入乡随俗的,别把你的小家眷保护的太好了。”

得拿出前阵子当她面杀人的气势来啊,还是说怕她过来了受到什么文化冲击?斯利起身,走到窗边,看着拍卖台上的无数灯光,老实讲,他特别怀念这个地方。

男人眼神落下,手撑在落地玻璃窗前。

“两年前,我把她扔这,看着下面无数男人喊价竞标。”

“你猜后来谁竞标成功?”

“还是我。”

斯利淡淡一笑,冲巫马玖招手,并告诉他一个事情。当初他花了那么多钱一点不心疼,只为了让女人懂得一个道理,这片土地他说了算,没了他她就一文不值,只能沦为商品被那些男人们争抢。

“当时她一下就听话了,不吵不闹,跟着我坐车回家。”

“女人保护太好真没用,你得让她看清危险,她才能更加依赖留在你身边。”

斯利如此说道。

作者留言:斯利这个狗男人又在教玖玖一些坏道理。

本書來洎紆:uPō①㈧.Cōм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