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他们的玩物_御宅校园小说 > 海棠书屋校园 分卷阅读200

分卷阅读200 海棠书屋校园

第二百二十八章

她没有任何防备,说要带她去见巫马玖,真信了。

也没发现,在被带领往后园深处的几栋别墅走时,身后伯西直勾勾毫不遮掩的眼神,全然注视在她背影上。

“你们黑发女人不是最忠诚的床伴么,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是别人的?”

没有一切征兆,这话是个开头,伯西笑的不怀好意,让黑人男拦住秋安纯的去路,一楼展览厅不算大,她被堵在大厅nei侧,玻璃门外太阳热辣,因为这句话,她企图镇定的心思被一眼看穿。

伯西伸手拉她,这位女家眷闪着身子往后退了一步,一头柔顺的黑发从男人指缝溜走,他放在鼻息下闻,有股说不清的淡香。

这样的举动太过暧昧,秋安纯吓得步伐不稳,后退时背靠在了硬邦邦的一堵肉墙上,黑人男把她肩膀一推,轻而易举推去伯西的怀里。

他说巫马玖不要她了,因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自己的女人肚子里怀着别人的种,男人最不能容忍这个。

“他刚才很生气,说要把你肚子里那块还没长大的肉挖出来。”

“我替你求情,好不容易才把你这小命保住。”

“该给我点报酬或者甜头,小搔货。”

“你要听话不听话在斯利家住着,随时都会死。”

伯西言语奚落,捉着女人的手臂往沙发上坐,想把她抓进怀里来一边恐吓一边揉一揉。

她抗拒,手奋力拍打抓挠男人的手臂,伯西健壮的体格丝毫没受到一点伤害,反而激起了男人征服欲望。

在没有客人观赏的展览大厅,在斯利搜藏昂贵珍品的注视下,秋安纯被迫被伯西抓进怀里,坐在他腿上,微隆起的腹部被他手掌恶意往下按压。

“不他不会这样”

她企图信任,相信这是伯西胡编乱造出来的话,可这一瞬,接受到的所有情绪都逐渐负面化。

伯西原本并不打算真的把这位怀孕女家眷就地正法,只是对巫马玖怨念已久,正巧没地释放时,看到了她。他恶意把她叫下来吓唬吓唬,顺带揩油沾些便宜,摸摸胸摸摸屁股,她估计也不敢告诉巫马玖,伯西这算是变相扳回一城,给心里一些安慰。

只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真把女人抱怀里了,脑子开始被下半身苏醒逐渐胀大的肉棒给支配了所有感官。只觉得她身体软,身上香,哭的样子好看,声音又好听,特别是藏在头发里的耳朵尖,红润透明,口感应该特别脆。

只是还没等他摸摸女人胸口那对柔软圆润的胸,身后忽的传来剧烈响声,展览厅整面防弹玻璃墙碎了一地,震耳欲聋的冲击带着大片玻璃渣袭击而来,它们被光折射的闪闪透亮。

七八个展览柜遭了秧,车熄火,前座男人早已不见踪影,车窗玻璃碎裂开来,坐在后座的斯利感到非常难过,因为他的一些老古董,包括他最喜欢的西方某政客曾经带过的一块怀表都被撞碎了。就连他们开的这辆车,都属于老古董。

早知道在上车时,他应该明确要求巫马玖跟他坐在后座,防止他有机会威胁司机一脚油门冲进展览大厅里。

“误会,哥,枪拿开。”

“我们闹着玩的,”

伯西嗓子有些哑,被抓现场感受并不太好,斯利从车上下来,伯西语亏,尴尬着脸,一时之间,只剩下的缩在沙发立面女人克制不住传来的哭泣声。

她被欺负了,隔着很远,按压在腹部的手被车nei的男人一眼看清。她哭成那个样子,所做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被吓坏了,泪夺眶而出,流的每一滴都让男人原本冷静平淡的面容,逐渐往谷底坠落。

这种事情不应该会出现的不是麽,在他眼皮子底下。

摸她的那只手也不应该还能活动。

她哭的话,只能间接证明一件事情,他还不够强大,还不能够保护的了她。不像斯利,整个楠普拉,还没人敢动他的女人。

这是差距。

斯利从车上下来,住所一些人从外面涌进来,有人小心翼翼问他,要不要阻止他们,斯利摆摆手,摇头,冷冷淡淡说了一句。

“没用,你现在拦不住他。”

在盛怒下的凶兽,可不能勒紧绳索把它拽回来,否则它会转身咬你一口。斯利并不打算阻止巫马玖,与此同时,他调转视线,端倪起缩在沙发角落的秋安纯。

展览大厅nei,伯西惨叫声吓得所有人都往后退了一步,他手腕传来一阵剧痛,疼痛让他面容扭曲到极致,他再怎么也没想到,仅仅只是摸了一下女人的腹部,右手便被巫马玖完完整整的剁掉了,肌肉牵扯着手指还能颤动,血霎时从切口汹涌外溢,整个地面被染至血红。他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只是还没完。

黑衣男脸色难看,举着双手以示和平,他昧着良心说本来想阻止伯西的,他全程都像个陪衬一样,没参与其中,再怎么也不会再被砍掉一只手吧?

他往前进一步,黑人男便退一步,只听着面前的怪物音狠问着身后还在惨叫嚎啕的伯西。

“你们关系很好?”

当然很好,他们从基地学习开始被斯利购买后直到现在,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伯西疼得满头大汗,察觉不对劲给黑人男使眼色,可惜晚了一步。

枪口堵在他嘴里,告饶声与求和声含糊听不清,所有人还没回神,一声枪响,冒着烟的枪落在地面,雪白的整面墙沾上了血。男人碎开的头颅与脑花,画出了一幅完美的画。

伯西的玩伴死了,第一次感受到了从心底衍生出的恐惧。他本以为自己也会死,但他清楚,巫马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斯利有些诧异,微微眯着眼,捡起地面那块被撞坏的老怀表,拇指撬开在合拢,中年男人目光永远毒辣且一针见血,他敏锐的感知到了一件事情。

或许这位远道而来的小家眷,并不清楚身边熟睡男人的真实面目。

她以为他是温驯家养连含着她衣角都舍不得用力的听话家犬。

只是她不知道,她从来不知道,躺在一个壳里,接受到的一切信息,都是他饱含温和模样与态度。

为了和她睡在一起,为了得到她的依赖与信任,而展现出的温和,从这里开始碎开。

那声枪响之后,身后的哭声没了,巫马玖有一瞬才回过神来,他扔掉了枪,擦干净脸边粘上的血迹,口腔nei的牙根紧紧咬着,眼底血红一片,却强迫自己克制住焦躁不安的情绪。

他不应该当着她的面这样的

但他那一瞬疯了似的,满脑子只想把那只手剁掉。

“你得留在我身边。”

看完整章節就到:νìργzщ.cΘм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