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他们的玩物_御宅校园小说 > 海棠书屋校园 分卷阅读199

分卷阅读199 海棠书屋校园

第二百二十六章

基地到楠普拉三四天左右路程,进入这座岛唯一方式只有行使商船,还要越过错综复杂的礁石群与不规则水域,船底暗流涌动,只有老船手能把人带上楠普拉这片土地。

共两个码头,南边一个北边一个,商船绕了半天去远的那个码头也是大家没想到的。

“这真不怪我,拍卖节要到了,南边那个船多,挤得很。”

老船手再三说明,大家还是以为他想绕远路趁机多捞一笔。等到了北码头,其实货船也多,上岸的客人包括运送物质的个中小势力,挤得很满,所有轮船都得排着队挨个进入。

秋安纯靠在游船一侧,带着一顶遮阳帽,身后是王雨彤,两个人小声说着悄悄话,王雨彤把刚才听到的事情一一讲明。

刚才船上游人多,国人面孔也就两三个,不多见,王雨彤娇滴滴跑去问了两句,他们以为她是哪家大小姐,上来参加一年一度拍卖会的游客。但是一问三不知,就只得给她科普。

别看就一座岛,普拉岛是外界起的称呼,没见过世面的人们不知这地方有多大,以为真是一座岛呢,实际比他们想象中大,好比一座城,而且发展已久,有自己的文化。

她们亚洲人都不知道这地方,西方人有很少一部分知道的。楠普拉是不被世界承认的“污点”,为了抹去他们的存在,甚至地图都没有特别标注。

国家被消除后,那些参与过战争无家可归的士兵们,流离失所的浪人,以及被驱逐的政界逃客,这些人是楠普拉的起源。随后越来越多各方势力的加入,因为这块污点不被世界承认,他们可以正大光明干着涉黑的勾当,以此,逐渐有很多势力把大本营转移而来。

“你们要来参加拍卖会,建议头三天就去抢位置,没有邀请票的都进不去。不过应该有部分人可以带你们进去。”

不过得陪他们睡一晚付出一些小报酬。

本来不知道还好,还以为是西方某个很远的乡镇,听说这里是全世界坏人的老巢,两个女人脸色别提有多难看,她们迷茫的盯着上岸的那些人,在有色眼镜的渲染下,哪个看起都不好惹。一行人从游船下来之后,码头上方的五颜六色司机们发出滴滴声邀请游客上车。

一个长得像猴子似的高瘦司机探出头来,用蹩脚的亚洲语言邀请她们。秋安纯犹豫时王雨彤先坐上去了,冲她招手,喊别晒着,先进车里吹空调等人。

曹子他们还在下面收拾东西,嚣张跋扈的女人买了好多奢侈的衣服,他们几个连脖子都挂满了,她还不知足。等男人们喘着牛气踏上阶梯,发现女人没影了。

光剩下一个穿着拖鞋和孕妇长裙的秋安纯跟在后边追,小短腿跑得还挺快,跑出百米远,急得不得了,扯着嗓子又哭又叫。

“糟了,哎呀!”

“那女人上南瓜车了!”

南瓜车是黑话,懂得门路的人不会选择坐上那辆红色轿车,他们专门等待未曾见过也没男人照看的生面孔女人,等上了车油门一踩,她的人生已经不属于自己。跟童话里不一样,南瓜车不会带她们去参加什么皇家舞会,只会把她拖去卖。

“车牌号NPL46788”

秋安纯急的很,手上还拿着王雨彤借给她的扇子。因为微微隆起的腹部而让那个司机撤销了多带走一个的打算,秋安纯被侥幸落下。

“别慌,别着急,岂哥会解决,他也在这里。”

卖人的地方不多,也就两三处,走一趟就能解决的问题,曹子打着电话,不一会把问题交代清楚后,斯利家来接人了,他们去的是南码头,刚才在游船上曹子打了个电话,说在北码头落地,趁着排队等待的时机,他们叫另一波靠近北码头的人过来接,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音差阳错,让两个没包袱的女人有了短暂五分钟没人照看的情况出现。

“玖呢?”

上车后,她捏紧扇子,纯黑轿车前方坐着的男人,毕恭毕敬回答。

“您可能需要稍微等待半天,先去为您准备好的地方接受检查,他目前有事情还没处理完毕。”

也不说是什么事情,秋安纯坐在车nei,心七上八下,被载去了斯利居住的地方。

而被劫走当猪卖的王雨彤,经历了人生又一大磨难。好在四五个小时候被还在执行任务的怪物抓了个现场。

如果他不来,一星期后拍卖会也会见着。亚洲女人有独特的魅力吸引很多西方男人喜爱,含蓄神秘,温和谦逊,体格比西方女人小,腰也是芊芊一握,说话秀气,这些标志,都能把价格再往上提个几层。

况且王雨彤长相不差,可以卖个好价钱。

黑暗的房间里蹲了一堆女人,都衣着脏臭破烂,等售卖之前才会用水枪洗得干干净净,在这之前都像牲畜般被关在房子里。她穿着昂贵的裙子被推进来,那帮女人眼都看直了,她再狠也敌不过三五个七八个这么推嚷,也非得给她身上蹭上点脏东西,凭什么大家都臭着就得她一个人香着啊。

等怪物抵达现场,拴着铁链的木门被他一脚踹烂,进去后就发现她蹲在那,脸被人用脏灰抹花了,头发也乱了,鞋子少了一只,昂贵的裙子被撕扯的衣不蔽体,眼眶又红又肿,整个身子都在抖。

他这几天收到了一堆短信,全是银行扣费提醒,在哪儿购买了新的东西,在哪儿又花了多少钱,他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养的女人爱干净的很,天天晚上都要洗澡,她肯定忍受不了这么脏。

门外曹子他们把门看着,谁都出不去。一屋子的女人看到怪物胆都被吓没了,各个大气都不敢出。他一步步走到蹲在角落的王雨彤面前,把怀里刀具抽出来,扔在她脚边。

“谁欺负你?”

她抬起脸,刚睡了一小会人还不清醒,忽的怪物伸手把她下巴抬起,认真检查了一遍,菜刀划出来的血痕长好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指了指地面的小刀,提醒了一句。

“来,杀了。”

作者留言:王雨彤这对暂时下线了,后面才会出现。是不是觉得新地图世界观很庞大?觉得完结遥遥无期?放心吧,楠普拉这地方剧情占比真不大。

“你就是巫马玖的女家眷?”

第二百二十七章

拍卖节让这片土地暂时处于发烫状态,运送物资与展览品的车拥堵在街道,喇叭此起彼伏响彻不停,本来该是一杯下午茶的时光全消耗在这条道路上。

司机旁边一个戴墨镜的肌肉男脾气不太好惹,等待堵车这段时间爆了几句粗口,旁边司机安慰他,说南码头你都不知道赌成什么样子,阶梯都快塌了,游客都被勒令不准上,全让一些中大势力先把他们要运送的货物搬下船。相比之下北码头堵个车算小事情。

“你知道克克力他们把什么弄回来了不?”

“摩利支提婆啊!三吨半,运输船拉回来的,他们还要插队,插尤嘉的队,尤嘉运的是什么知道不”

“摩诃迦罗,也是快四吨了!”

“都从古印度那边搞回来的货,然后你猜发生啥了?”

司机讲的眉飞色舞,说两尊佛都想抢着先上岸,克克力和尤嘉打起来了,两艘运输船闹着都要先卸货,谁都不让谁,两尊佛被吊起来,码头一堆势力在凑热闹,乱哄哄的情况之下,摩利支提婆和摩诃迦罗背后那几只手,碰到一块去了,都断了只手,掉到海底。

旁边肌肉男听了哈哈大笑,司机把烟点出来抽,说这会克克力和尤嘉估计在派人打捞佛手呢,残次品要放到拍卖会上卖,价钱肯定大打折扣。

“那不一定,好多外国佬都想买,人家耶稣信够了,偶尔要换换口味。”

秋安纯坐在车后,边听着两人聊天边偷偷把窗户开了个小缝,把烟味散出去,小动作被司机从后视镜发现,他连忙道歉随后把烟扔出车窗外。

“抱歉啊小姑娘,有点堵车,你要是困可以在车nei睡会。”

“不不用了。”

她哪有那个心情睡,握着扇子勉强笑了下,稍微把车窗开大了些。

这一路拥堵其实都让她有些身心不大适应,街上随处可见一些行人甚至佩戴着枪支武器。街边有一家卖剃须刀的摊贩忽然被几个年轻地痞围住,年迈的西方老头被他们按在地上,粗口辱骂了几声后,有人把老头赚钱的盒子掏出来数,连硬币都不放过。

“不不报警吗!”

秋安纯急急忙忙指着街边,前方两个男人扫了一眼之后面面相窥,肌肉男有些尴尬。“小姑娘,我们这没警察的。”

“哪个地皮是谁的就该哪个人管。”

但临近码头周围还没到市中心这一代,小势力太多,今天刚创立组织,明天就被灭,一直是混乱不堪的状态,没有大头坐镇,烧杀抢夺太过正常。

男人们的首要任务是把她送去斯利住所给医生检查,没这闲工夫管闲事。

秋安纯紧张的看着街边老头,从她受过的教育都是扶老乃乃过马路,给妈妈洗脚给哥哥让梨这种教育,nei心大受打击,正巧街道不赌了,车缓缓前行。

“放心吧,楠普拉的老头都不好惹,都是从上世纪战争存活下来的老兵。敢砸他摊子抢钱的,肯定是他儿子。”

他们嘻嘻哈哈,也没太在乎车后的女人。她刚上岸两个多小时,接受到的一系列事情全是楠普拉这座岛屿带给她的冲击,nei心无法镇定下来,以至于接受检查时都很不安稳的开始呕吐。

斯利住所并不在市中心,反而是很清净的地带,厚重的铁门只开了半边,经过花园广场和不知名西方喷泉建筑后,四五个医生准备就绪,给她进行了一场全面的身体检查。

她们没把报告告诉秋安纯,详细问了一些情况之后配合检查资料写了一份报告密封在文件夹里,她蹲在卫生间吐了一阵,门外医生小声安慰。

“这里很安全,您不用太过慌张,止吐安神的药我放桌上了,餐前吃。”

秋安纯隔着门缝小声道谢,等人一走,坐在床边看着药片出神。此时窗户边传来一阵玻璃敲打声,厚实的防弹玻璃被小石块敲中,仿佛在传唤她到窗边看看。她走过去拉开窗帘,楼下站着两个男人,密封好的检查报告被他们拿在手中。

斯利喂养的睛英们,一个叫伯西,西方男人,一头金发十分耀眼,旁边是个身高腿长的肌肉壮汉,非洲黑人,站在楼下的绿化带,被音影遮罩看不清脸孔,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巫马玖曾经的两位同学最近备受斯利冷落,没有任务执行,闲到发慌的同时,看到了接送她开进来的豪华黑车。

待遇真好,跟他们比,多少都会觉得不公平,毕竟是一个基地里毕业出来的,特别是伯西,他的成绩不也名列前茅,他不懂为什么斯利从来不看他一眼。

窗帘拉开那一瞬,伯西奚落的目光透过窗户直观的折射到窗后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在人都可以当作物品进行拍卖的楠普拉,女人价格一直以来都很昂贵,神秘含蓄的黑发女人为什么广受西方男人追捧?因为她们体格娇小,下面那个洞也小,能把肉棒含的死紧,听说她们还会一边哭一边讨饶,草起来那个滋味,跟奔放的西方女人感官完全不一样。

拉开窗帘的女家眷在看到楼下两个男人那一瞬便戒备的躲了起来,手把窗帘拉着,露出一双好似哭过的眼,黑发柔顺服帖披散,秀气耳廓从黑发里微微露出一小快。

他突然想咬上一口,把她耳朵咬下来。

检查报告里写得很清楚,怀孕了,时间推算下来,以她亲口所说的同房时间不一样,不是巫马玖的种,又不知道是谁的,被哪个男人草过了也不清楚。

斯利喜欢的警察女士不也是跟她一个品种么,都是黑发,不知道草起来什么味道,光是想到这,伯西体nei有一股跃跃欲试的想法。

“他们快回来了,别到时候不好收场。”

黑人察觉出伯西想干什么,小声劝了几句,伯西无所谓的笑笑,从楼上做了个手势,让她把窗户拉开。

秋安纯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小心翼翼拉开了一个缝隙,下面两个男人友好和善的露出微笑,高大金发男人看起随和极了。

“你就是巫马玖的女家眷?”

“下来吧,我带你去见他。”

作者留言:抱歉啊只有一章,随便看看。

巫马玖:你号没了。

她以为他是温驯家养连含着她衣角都舍不得用力的听话家犬。

看完整章節就到:νìργzщ.cΘм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