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他们的玩物_御宅校园小说 > 海棠书屋校园 νíργzщ.cοм 分卷阅读194

νíργzщ.cοм 分卷阅读194 海棠书屋校园

第二百零四章

身后轰隆一声,绚烂烟花绽放时,她有些呆滞的看着手上的血。温热的,有些粘,带着腥甜味,顺着指缝往下落。

她偷偷藏到背后,哑着声摇了摇头。

而在烟花接连响起的某个瞬间,藏在背后的那只手,全然背叛了她的思想,握着刀,再次刺向眼前的男人,一刀两刀三刀,直至他血肉模糊,鲜血从伤口缓慢的浸入地面,在她脚下汇聚。

“我我不想这样的。”

她摇着头,一步步往后退,直至悬崖边。在落下去的一瞬,耳边传来人的呼唤声。

逼仄的昏暗的房间nei,秋安纯清醒过来,才察觉到这是一个真实却又虚幻的梦。

距离当晚已经是四天后,床边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高个女人,手上拿着帕子,一直再给她擦汗。

女人叫晴姐,长得十分标志,身材丰满,脸眼下侧有一个形状怪异的纹身。

“你睡的特别不安稳,醒了就休息一会吧,八九个小时后我们船就靠岸了。”

秋安纯看了眼特别小的箱形窗,还没回过神。晴姐端了杯水给她喝,她喝了两口后混乱的思绪才缓缓清醒过来,想起这几天的事情。

她被玖带走了,上了一搜双层快艇,除了她跟玖还有老刘外,还剩下四男一女,一身雇佣兵装扮,各个长得都身强体壮的,包括晴姐。

“你要饿了先吃点东西,玖把那份给你了。”

晴姐指了指桌上的一小盒罐头和几块干粮。船上的食物不多,大家不准备绕过边境海关,得从特殊地带走,好在燃料油足够,几个人轮换没日没夜的开船,再隔七八个小时才到一个地带的黑码头,他们这些人都饿了四五顿肚子了,各个饥肠辘辘,都想着待会下船大吃一顿。

“对不起我睡的时间有点久。”

秋安纯抱歉的拿起桌上的几块饼干和罐头给晴姐,这几天都是她在照顾,她虽然也没胃口吃得少,可是顿顿都有。晴姐也没跟她客气,把东西收了。秋安纯穿着拖鞋往外走,扶着栏杆顺着二楼往下去。

一楼甲板,几个男人聚在一块喝酒,船头坐着黑发男人,老刘躺在躺椅上睡过去了,她拿起角落堆积几箱矿泉水的其中一瓶小步小步走到船头边。

巫马玖开着船,察觉到身后动静时微微放慢了速度,侧过身来。

“醒了?”

“嗯。”她点点头。

“饿不饿?”他问,右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一小块饼干。秋安纯虽然一点胃口也没有,怕他担心,还是接了放进兜里。

他开船暂时抽不开身,她就坐在他旁边,小手紧紧捏着矿泉水瓶子,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窗外的浪很大,船身起起伏伏,她小心翼翼拧开瓶盖,给他递了过去,玖单手拿着瓶子,仰头喝下了大半瓶,脖颈喉结往下吞咽的幅度轻缓起伏,还没喝完,耳垂旁紧张兮兮的小手又摸上了他的发丝,卷了一小簇绕在手心里。

“你为什么染回来?”

声音问的很轻,就在耳边问他呢,估计也没往深了想。哪里知道,为了救她特地染黑的发色,以前都顶着刺目的一头象牙白做任务,没失手过,这次他染黑,是为了更加小心谨慎而已。

玖捏着瓶子,发被她探究且好奇的轻柔摸了两下后,瓶身被捏皱,随手扔在了脚边。水咕咚咕咚从瓶口撒了出去,她还没回过神,只感觉腰际被他一搂,力道不轻不重的拥入怀中,她惊呼一声,就这么斜坐在了他的腿上。

“好看?”

“都都好看。”

染黑了也好看,就是跟以前比气势稍有变化,多了几丝晦暗不清的距离感。

船还开着,他把人家抱怀里,也不耽误两手开船,重新加速后,偶然腾出手来,给她梳理披散的头发。

身后那几个雇佣兵都是外来人,不知道被哪个地方的人带跑偏了,说话口音重,会本地语言,但是要认真听才行。

这会几个男人视线瞄了过去,窃窃私语,有人吹了个口哨,说什么野狗都开窍了,几个人嘻嘻哈哈的闹,碰着酒瓶。秋安纯听那些字眼觉得他们不友善,以为是什么坏人,身子一僵,双手紧紧捏着他的皮质马甲。他感受到了她的紧张,单手摸着她的背脊安抚了几下后,轻声说了句。

“没事,都是好人。”就是嘴没遭过塞枪眼,得治治。要不是抱着她呢,怕把她吓着,索性也就不太搭理。

秋安纯坐他怀里,手不安的摸了摸,就觉得他胸上有些硬,指尖顺着马甲伸了进去,拿着东西往外扯了扯,黑色的硬东西露了一个头,把她吓的指尖一抖。

这会知道人家是干什么的了,救人那阵仗场面都大的不行,脑瓜子虽然暂时屏蔽了大多数的答案,却还是卡在一个地方,短暂的麻痹自己。

他趁着她胡思乱想之际,把东西往里塞,垂着头低声在她耳畔。

“别乱摸”

一面把枪放好,免得被她摸走火。秋安纯吓得肩膀一抖,小声问“我们到底去哪儿啊。”

船沿着海岸不远不近,四五天的时间了。

“去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他一面说着,一面用手聚拢她披散在的发,用一根细长的带子给她扎好后继续开着船,并且说着。

“你别怕我”

也不是不担心,更多的,是怕她不适应。

秋安纯听玖这么说,尾音轻柔,语调微微垂落。她心一软,昂着头在他嘴角亲了一小口。

“不怕不怕你。”

她在他怀里坐着,怕得要死,但不是怕他。

未知的,陌生的,即将迎来她不确定的未来,可即便是这样,她更怕自己一个人。秋安纯双手把玖的腰抱着,深吸了口气说自己坐好心理准备了,她不怕他的。

“但你别欺负我,你要欺负我我就”

她鼻子一红,特别特别委屈,脸埋了进去,瓮声瓮气的说,就说不喜欢他了。

男人开着船,身上重量有些微沉,身体羸弱娇软,双手抱得紧,多依赖人。

抱着他时说话声音不坚定,一说到不喜欢他,玖眉头一蹙,肌肉紧绷着,就觉得一身的火在灼烧肺腑,不让她继续往下说,俯身快速把她嘴堵上,舌头长驱直入,亲的措手不及。她呜呜了两声,口中空气被掠夺后,知道可能是他生气了,也不敢抗拒,闭着眼睛任由他亲。

怎么可能欺负她啊,命都能送她玩,这说的是什么话,多让人心浮气躁。

甲板上定时闹钟响起,彪形大汉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子,丝毫眼力见没有,快步走到船头,手在少爷肩上一拍,喊换班了。

老刘人还没清醒,眼珠子这会瞪大了些,才看着自家少爷把人抱在怀里,回过头来眼神就跟一把刀似的刺了过来,他吓得腿软,差点没给人跪下。

“少爷我我来开”

黑码头落地,给她买鞋和肉包子

第二百零五章

船行使七八个小时后,一行人在黑码头分道扬镳,晴姐领着四个男人,亲自把巫马玖叫到一边结账,人力,轮船,直升机,包括他们这一行人的吃穿用度,就连水资源都算的一清二楚。账目折扣打下来,就免了个人生保险,总的来说,兰普拉“罗伯一族”的服务质量确实没话说。

这批私人雇佣兵靠这个吃饭,质量上乘,贵也算贵。晴姐不打算给他们这新发展的圣诞老公公小组织一个面子,尾款必须当面结账,少一分都没门。老刘在一旁,袒胸露乳的展示肌肉,一面说天气太热一面给自己扇风。

“我队里的肌肉壮汉多了,别来这套啊。”

晴姐看都不看一眼,挥挥账本,老刘使了个眼神,看着自家少爷,就听巫马玖不咸不淡冷冷一句,

“结清。”

人一走,身上的钱不多,也就一顿饭钱。秋安纯隔远了坐,上岸后脚踩着了实心地面,晕晕旋旋的脑袋瓜才稍微好受了点,知道他们在谈事,没去打扰,等晴姐走了才小步的凑了过去。

少爷人是大方又虎,组织发展小半年,攒的资金一波全给出去了,老刘的个人工资也跟着搭里,就为了个小丫头,他忠心耿耿的不行,少爷不让说就不说,整个脸憋得通红,低声在他耳畔小声说。

“给我一晚时间,我去搞点钱。”然后一脸的英勇就义往本地的地下酒吧走。

正直下午四点半,本地时差不一样,码头黑得早,风一吹,街道路灯昏暗亮着,秋安纯缩在他身旁,玖把她手握着,这会就剩下两个人了,就这么一前一后走。

周遭的人偶然视线探究而来,观察着新上岸的外来者,几个男人鬼鬼祟祟在巷口往外探,目光锁定在他们身上。男的年轻,女的更小,东方人面孔,特别好欺负,连二十岁都不到,主意本就是想着抢钱,这会变了,想着卖人了。

几个人来回传递了个眼神,带着渔夫帽的男人刚转身,迎面而来的视线震慑的他身形一僵。就觉得气压霎时低了下去,沉闷透不过气,耳边嗡嗡作响,他低下头来,心跳了几番,转身往更深处走。

“别动。”

几个人还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好不容易见着细皮嫩肉好欺负的。就听着老大低声吼了句。

“想活命就别在那呆着,赶紧滚过来。”

“老大为为什么?”

肥美的鸭子都送嘴边,怎么临时就变卦了?几个男人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年轻男人蹲下身,摆弄着女人脚上那双拖鞋,垂着头也看不清什么表情。

“这是个疯子。”

一行人有些犹豫,看了两眼后,各个都挺惜命识趣,转身往里走。

能上黑马头暂且落脚的都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好人,分强和弱而已,危机四伏的角落里窥视的目光秋安纯却并不知晓,走了几步拖鞋甩落了好几次。她的小高跟早就落在山林里,穿着的一直是老刘专用,码数齐大无比,双脚穿一只都能露出缝来。

在船上都是拖着走,码头路面不平整,很多碎石块,她一瘸一拐的甩落好几次后,玖半蹲下身,拍了拍膝盖大腿,让她坐上来。

鞋看都没看一眼就扔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到码头阶梯下面去。他替她拍干净了脚底的灰后,握着一双秀气白嫩的脚丫在掌心出神。

“我我穿什么”

她轻声问,缩着脚,五根脚趾秀气的并拢,就听着他没什么犹豫的说着。

“给你买新的。”

“好”

鞋没了就抱着走,几条巷子和地摊逛了个大概,一圈下来都没她的码数,本地女人身材高挑脚也大,最终就只能在码头附近的童装店买了个圆头皮鞋,小女孩穿的款式,纯黑色系,白色的蝴蝶结在脚脖的卡扣上粘着。

秋安纯来来回回看了一个遍,选了个比较耐脏的,重要是便宜。穿上后他让她在外面等,一个人在柜台付账。她也就没看到几张钞票混杂着硬币,却异常豪迈连价都不讲的交易场面。

最终兜里就只剩下三个钢镚,彻底的连酒店都住不起,面色却如常很,气不喘心不跳,一次高档消费后走出店门,牵着她的手开始逛街了。

小风一吹,皮鞋油光锃亮的,掌心被他握着,走了大半条街后,停在一家中餐店门口,笼屉里的香味扑鼻而来,秋安纯肚子相当应景的叫了,面色有些尴尬,摸着肚子小声说了句。

“我想吃包子”

眼眶鼻头红红的,新鞋也穿着舒适,船上的肉罐头压缩饼干都吃不惯,好不容易来了点食欲,就想吃包子了。肚子配合叫两声,给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她却浑然不知,伸出两根小指头,说要吃两个大的,一个要豆沙馅的,一个要肉馅的。

“好,去旁边坐着等我。”

然后她就在旁边等,坐在木凳上,安静的盯着脚上的皮鞋,根本不晓得,当初那个说“我有钱”的男人这会为了给她买两个包子,只付了一个都不到的价钱,剩下的用渗人的目光凝视着卖包子的人。

“别瞪了哥,卖,卖你。”

于是,新鲜热乎的包子捧在手心,她缩在木凳上,四五天只喝着清水和几块饼干,第一次迎来了正常的热气腾腾的食物。

她撕开包子一个小口,豆沙的香味扑鼻而来,咬了一小口,烫的嘴皮哈着气,瞟了一眼旁边安静坐着的玖,小声问他。

“你不吃吗”

“我不饿。”

她捧着包子,又吃了一小口,他说不饿,真就是不饿,可能是压缩饼干吃多了,秋安纯没什么怀疑,小口小口吃着,吃完了豆沙馅的,肉馅的刚咬了一小口,就听旁边肚子也跟着叫了起来,比她刚才那声还大,九曲回肠音阳顿挫的。

氛围霎时尴尬到极点,她停了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掉在肉包子上,哽咽着问了句。

“你是不是没钱了。”

他手紧紧一握,被察觉到后僵直背脊,转头就盯着她泪珠啪嗒啪嗒往下落,泪腺发达的很,从小到大遇着事了就这样。连包子都吃不香了,问他是不是没钱了。

他要说没钱,她一准包子也不吃,鞋都要给人家退回去。就只得硬着头皮诚实的回答。

“不是,我钱包刚才被摸了。”

“谁谁偷了?”秋安纯不安的问。

“好像是个带渔夫帽的碰了我一下,先找找看吧。”

作者留言:从204这章开始,算是玩物第二部开启,跟之前说的一样,故事线往“黑世界”方向靠拢,是玖,青佑,与万震一的主场。剧情在中期的后半段,预计400章nei完结,我预算顶多三百章左右就结束了。正文没弥补到的剧情,番外会多更。

今晚或许还有一更,也可能没有。半个月没更有点不太会写了,看晚上情况吧。抱歉大家等这么久。

請収鑶泍詀:νīΡyzщ.cом

上一章:分卷阅读193

下一章:分卷阅读195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