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高H)_御宅浓情小说 > 海棠书屋浓情 谋定

谋定 海棠书屋浓情

骆梦扭扭脖子伸个懒腰,看到了窗台上已经开花的醉鱼草,蓝紫色一串,伸向窗外阳光正好的地方,于是嘴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她已经追查到了那个背影的线索,是个看上去特别单纯的女大学生,骆鄞秘书的妹妹的同租室友,身份普通,但一定有人帮着她掩护。

查完这些后,她又马不停蹄地着手窃取新任市长的秘密资料,在破解了一层稍难的防护后,也有了不小的进展。

这些一定可以帮上忙!。

……

九点左右,骆焱和骆鄞先后到了家,看上去都面带喜色。虽然骆焱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平时习惯性皱起的眉心也舒展了,气色看上去好很多。骆鄞更是眉眼弯弯,才一进门就喊着说“给最爱的小梦带了城西的瓦罐汤回来”。

骆梦从书房走出来,看着他们的样子,心知事情应该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也冲他们笑了笑,然后把桌上凉掉的菜拿去厨房再加热一遍。

“小梦你做的?”骆鄞挤进来帮她他一起热。

“你觉得呢?”骆梦把大哥和二哥都爱吃的辣鸭头放进微波炉。

“哈哈,别说你做的,就是你买的毒药我也吃,”骆鄞看到骆梦在热的菜,“辣鸭头?”

“嗯。”被对方似笑非笑地盯着,骆梦浑身不自在,低下头假装慢慢调着温度和时间。这个家里一共有两个人是辣鸭头的忠实粉丝。

“你买了几个辣菜?”

“一共五个菜,两个辣的。怎么了?”骆梦不明所以,他们家的人都可以吃辣。

“今天我有点上火,不能吃辣的,”骆鄞从背后抱住骆梦,弯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那也不让大哥吃好不好?你们都吃我馋。鸭头留着明天吃吧。”

“大哥知道会劈了你。”

“你不说他怎么知道?”骆鄞蛮不讲理地把辣鸭头抢过来罩上保鲜膜放冰箱里,又把另一道辣菜也端到一边。

这顿饭吃得非常和谐,瓦罐汤的香气氤氲在乃白的灯光里,浓香一路洒进每个人心里。

饭后甜点时,骆梦跟他们说明了目前追踪的最新进展,告诉他们新任市长那里也马上就要有突破。

骆焱闻言露了个笑容,“不要太累。”

“没事儿。”骆梦摇摇头。

“小梦,”骆焱叫住了吃完甜点要去洗手的骆梦,“把你的事转给我手底下的安琪去做。”

“……为什么?我说了没事的。”

“不想你太累。安琪明天会远程跟你交接。”骆焱说完,不给骆梦反驳的机会,起身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乖,不要生气,大哥是担心你,”骆鄞收拾着桌子,“再说事情就快要解决了,今天我们再跟你详细讨论一下形势,有别的事情交给你。”说完也走去厨房。

骆梦感觉有些怪异,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只能走回书房整理资料。

左等右等,到了九点,两个哥哥还没来,好像在各自的房间里处理事情。骆梦先洗了澡,歪在椅子上看视频。

过了一会儿,骆鄞走了进来,才把打瞌睡的骆梦从椅子上抱起来,骆梦就醒过来了,挣扎着要下去:“我自己走,让我下去。”

骆鄞却只把他抱得更紧:“都一样,我抱你去卧室。”

“去卧室?”骆梦一把抓住了书房的门框不松手:“不是说交代事情吗?”

“去卧室也能说。”骆鄞继续抱着他往前走。

“我不去!”骆梦两只手都扒住门框:“我不去卧室!”

骆焱听到声响出来,看到二人正在拉锯,走过去把骆梦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

“不……我不要……”眼看着就要抓不住了,骆梦在挣扎中脚踩到了地,放开手就要冲回书房。

骆鄞眼疾手快地揽住了骆梦的腰,往卧室拖去。

骆梦一路抓着一切能抓的东西,指甲划过皮制沙发上留下了几道划痕,又沿途拽倒了落地灯,最后用脚勾着卧室的门不进去:“我不做……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骆焱的回答就是直接上手扒掉了骆梦的睡裤和nei裤。

“不……”骆梦蜷起身体,手脚并用地往卧室角落里扎,抱着身体瑟瑟发抖。

他们并没有忙着追过去,而是先脱掉了衣服,露出肌肉嶙峋的睛壮身体和胯下分量十足的阳具。两根已经勃起的大肉棒剑拔弩张地指向无辜的猎物。就见骆梦抱着头拼命往墙角躲,仿佛就要缩进墙里。

“乖,我们做很舒服的事,不会弄疼你。”骆鄞蹲在骆梦面前柔声说,就像哄骗小红帽的大灰狼。

“我们回到以前不好吗?”骆梦从臂弯里露出一只通红的眼睛:“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骆鄞喃喃。

“因为这次的危机解除了,所以你们就又要拿我当一个床上的玩具了?”骆梦悲愤地喊出声,声音颤抖,手脚冰凉。

“没有人把你当玩具,”骆焱走过来强硬地拉起地上的少女,把她扛到床上,“爱人之间做这种事很正常。”

骆梦挣扎着起身,正好看到骆鄞转过身去背着她拿东西,赤裸的后背盖着一道道长长的指甲印,有的颜色黯淡,有的甚至还是新添的粉红色,昭示着那个女人对骆鄞赤裸裸的所有权和占有欲……

一瞬间,骆梦感觉自己如坠寒冬,呆愣愣地看着骆鄞的方向,失去了知觉,脑袋和心口说不清楚哪个更疼……骆焱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妹妹瞬间就失去光彩的眼睛,心中也格外不是滋味。

骆鄞在抽屉前翻找了一阵,拿着润滑液和束缚带躺在骆梦旁边。

骆梦扭头看着骆鄞的脸,用力咬住下唇,眼泪唰地就从眼角滚落,滑进发丝。

她把脸转向另一侧,就看到了大哥手里的东西,是是一个开口很宽的漏斗形状的东西。

她把下唇咬得毫无血色,手紧紧抓住床单,喉咙中的哭声被死死地压制着,摇着头说:“哥……我,我怕……”眼中强撑起最后一丝的希望。

“别怕,哥哥疼你。”骆焱给他擦了一下眼泪,然后跪坐在床上。

骆梦闭上眼默默忍受着下身的疼痛,放弃了不会有任何效果的反抗,脑海中一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离开这里!离开!再也不回来!

润滑剂带了催情的成分,骆梦很快就感觉到音道里酥痒难耐。

乳头被火热的唇舌逗弄,小小的一粒,被叼起来又弹回去,嘬得水光一片,鼓起来像个小山包,不同是的被吸得红艳艳的。

双腿被分开成一个奇怪的角度,骆梦觉得不舒服,睁开眼一看就发现自己的小腿和大腿被黑色的束缚带绑在了一起,两腿大张地折向胸口。

“啊……”微凉的润滑液浇在粉嫩的音唇和菊口。两只来自不同方向的手争先恐后地捅进自己的身体,带着润滑液来回翻搅,插进小xue的手指向两边扯开,露出里面嫣红的嫩肉,骆鄞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手电筒,直直照进肉xue里,这时两根手指就会更用力向两边分开,。

“呜……”骆梦感觉xue口都要被撕裂了,不安地扭动了下腰,更让她羞愤的是骆焱和骆鄞的动作,为什么要看自己那样的地方……

作恶的两只手停止拉扯小xue,就着润滑液往里捅着,不是刻意地摩擦,而是像要执意把拢在一起的嫩肉分开。

骆梦不清楚他们要做什么,也不敢反抗,连抽泣都小声着,怕激得他们更疯狂。

“我们想看看你的小xue能装进多少润滑液,好了解该射多少给你才能把你灌满。”他们一人一边把她的腿更用力地按向胸口,让小xue冲天。做好准备后,把一罐润滑液插进了屁眼,挤压底部让液体涌进肉xue。

“啊……”骆梦被按住了不能躲避,只能任由粘腻的液体顺着肠道滑向体nei深处。

一罐空了以后,骆鄞马上拧开了第二罐,毫不留情地插入,挤压,伸进两根手指捅捅晃晃,紧接着就是第三罐。

“不要了……满了……呜……”骆梦还是忍不住求饶,肠道里慢慢的都是滑动的粘液,屁眼每一下不安的张合都会发出很响的水声。小xue收缩,灌满的润滑液就被挤到xue口;小xue放松,润滑液就缩回肉xue里。

不一会儿,皮眼里慢慢麻痒起来,加上前面的音道手指的抽插,骆梦全身泛红,脸颊仿佛要滴血,泪眼朦胧地看着施虐的两人。

“小梦以后要习惯被我们两个一起草。”骆鄞抱起骆梦,让她仰躺在自己身上,“等到被草松一点了,可以很轻松吃进去两根大肉棒。”

“不……不这样……”

骆焱跪在二人腿间,给骆梦的菊xue做扩张,许久未做的屁眼变得更加紧致。等到骆梦完全适应之后,两根暴涨的音茎,几乎同时,分插进了她的小xue和屁眼。

“啊!不!”骆梦像是砧板上濒死的鱼,向上挺动着腰,四两根粗大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隔着肉壁互相碰撞着:“会坏的……我疼…啊…疼……”

骆焱眼疾手快地把还算干净的另一手伸进骆梦嘴里防止她咬伤自己的嘴唇。

“呜……呜呜……不……”

两根壮硕的阳具抽动翻搅中发出银靡的咕啾声,挤出小xue里满满的润滑剂,润滑液源源不断地涌出来,粘湿了三人泥泞的下体。

骆鄞的手来到前面,捏住小小凸起的音蒂。酥痒一瞬袭击了疼痛中的骆梦。

上一章:协同

下一章:爱情维生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