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女人,天生是尤物_御宅浓情小说 > 海棠书屋浓情 第 12 部分

第 12 部分 海棠书屋浓情

女人,天生是尤物 作者:肉书屋

据说ri本女子出嫁时,老母一定授以房中之术,包括侍奉丈夫之道。摩登一点的说,也就是驾驭丈夫之道。是不是真有其事,我不知也,但我觉得这一着实有其必要,现在女孩子往往有一种错觉,认为既已嫁了人啦,生了儿,育了女,成了老太婆啦,一切都可任xg而行,结果出来窝里反。柏杨先生说这些话,不是鼓励作妻子的要把丈夫当做活宝一样供养,而是,无论你想改造他也好,安抚他也好,抓住他也好,必须先使他快乐,如果他如坐针毡,就非云游四方不可。

在某一种情形下,再亲爱的夫妇似乎都应该像仇敌一样相待——注意,不是说要捉而杀之,而是说要先求了解,再求征服。有些学问甚大的太太们傲然曰: “我死也不将就他。”抱着这种态度的女人,我想死倒不会的,但她的婚姻生活,谈起来准鼻涕一把泪一把,盖昏庸蛮强,一定有痛苦作为报酬。

爱情不但使人傻,也使人疯,一对天南地北的男女,忽然间同床共枕,要百年好合,这种制度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真是危险万状。双方必须小心翼翼,以求习惯相适,xg格相适。丈夫使妻子痛苦,漂亮的妻子则开溜,平庸的妻子则流泪。妻子使丈夫痛苦,则再窝囊的男人都会变得天天在外面乱跑,另觅寄托和另觅温存。

实际上男人比女人好摆布,女人们如果肯用点脑筋,摸清楚臭男人那股劲,就能把他捉个结实。我有一个朋友,名雕刻家焉,其前妻美丽非凡,得过哲学硕士学位,治家则井井有条,社胶则雍容华贵,我有她那样之妻,虽死无恨(有一次谈此话时,被柏杨夫人听见,大大的跳了一阵高),可是他们终于仳离。而第二任太太,我虽不知其底细,看样子实在并不高级,既不会理家,又不会带孩子,把屋子弄得一塌糊涂,但其夫妇间感情却笃得要命。虽百思也不得其解,这简直不但没有了逻辑,也没有了人之常情也。然而后来我终于发现奥i,第二任太太对她丈夫,有她的一套。丈夫雕刻时,她常常沐浴更衣,洒上香水,穿上睡袍,歪到沙发之上,使长发垂地,而她口衔香烟,斜眼以望,不时叫曰:“那一刀好极啦,对啦,往下再来一点呀,怎么,不能描!哎哟,妙哉妙哉,这个人像栩栩如生,教人看了连汗毛都舒服。”

//

………………………………………

危险信号(2)

………………………………………

该男人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儿,作妻子的能欣赏他的优点,他便爱若至宝,一天打他两个耳光都gan;如果不能欣赏他的优点,则教他一天打她两个耳光,他都不gan。太太们似不可不研究研究,以便裁夺。

一个男人一旦云游四方,那便是危险的信号,作妻子的必须自我检讨,否则就要云游到底。

谈起来自我检讨,乃是第一流学问,时代风行的自我检讨,往往是:“我太好啦,对方太坏啦。”故作妻子的检讨起来,似乎应特别压压这种时代的气质,否则,越想越气,越分析越找不到毛病何在,自己先用手把大疮掩住,然后专在对方身上找雀斑,其结果不卜可知。作丈夫的不仅云游四方而已,如果对她竟然没有一脚踢,那便算她祖宗有德。

柏杨先生因为年高德邵,为万众所信服之故,经常被年轻人邀去调解他们的家庭纠纷,遇到奇形怪状之事甚多,更深感自我检讨的重要。有一位朋友向不在家吃饭,试想一想,一个家庭中,一ri三餐,丈夫兼父亲都不在家,那算个啥?盖丈夫是南方人,只喜吃米,对面不能下咽,而娇妻为北方人,却非面不饱。恋爱之时,初婚之际,男的发誓随妻吃一辈子面,女的发誓随夫吃一辈子米,天下还有比吃面吃米更小的事乎?于是,到了后来,太太的拿手好戏出笼:馒头焉,包子焉,花卷焉,大饼焉,火烧焉,大卤面焉,rou丝面焉,蹄花面焉,蒜泥面焉(教南方人吃大蒜,简直等于要他的命),鳝鱼面焉,猪肝面焉;每到月终,家庭经济周转不灵,则天天yang春面焉,把丈夫吃得面无人se。最初为了爱情,还勉强往肚里硬塞,后来实在受不了,乃进入“见饭愁”阶段,开始云游四方,去小馆吃他的南方口味矣。我就劝该娇妻注意丈夫饮食,一个作太太的如果使丈夫见饭便愁,非闺房之福也。想不到我的话刚刚出口,该娇妻立刻委屈万状的哀号曰:“他还不知足呀?我为他什么都牺牲啦,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他,美国奖学金办好了都没有去,一天福都没有享过,蓬头垢面的给他作家事,他还挑这个挑那个;寥寥无几的菜钱,叫我买啥呀?(说到此处,为了增加效果,一把鼻涕就抹到我的新长衫上),吃面?是为了省钱呀,省下来的不都是他的乎?上一次吃‘猫耳朵’,是我学了一个多月才学会的,结果你猜怎么,高高兴兴的给他端上,他连看都不看,站起来就走。你老人家评评理,这算什么态度?我不是他买来的奴隶!何况吃面能使身体好,又节省外汇,何况我也不坚持非吃面不可,去年五月端午,我还特地的给他做了一顿米饭,结果他又挑剔说饭糊啦,菜焦啦。他有钱叫他请大师傅,再不然叫他娶一个吃米的太太。”

她侃侃的闹了半天,我发现她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这样的自我检讨,还不如不自我检讨,当时便决心不吭一声,她以为已把我说服,连我这样有学问的人都认为她对,何况她的丈夫乎,则她丈夫之无理取闹明矣。

人生在世,四大需要,食居第一,各人的口味从小养成,十年二十年吃将下来,习惯牢不可破,在这方面,丈夫改造妻子固然困难,妻子改造丈夫也不可能,惟一调和之法,只有自我克制,先由己身让步,再换取对方的让步。若大家都各趋极端,除了拼个你死我活外,还有啥可说。

无论是多么伟大的女人,即令貌如天仙,男人一见就魂消魄散;即令学问奇大,会发明什么什么弹;即令名望权势再高,咳嗽一声就有人送命。但在目前这个社会结构的家庭之中,却必须注意丈夫的地位,不服这股劲,恐怕不行。固应每ri三省吾身。一曰,丈夫吃饭时,吃得香乎?二曰,丈夫看我发嗲时,有笑容乎?三曰,我发脾气时,他心疼心焦乎?思有所得,急起修正,包管他跳不出你的手心。

有女士或曰:你把我当成啥?叫我像下女一样侍奉他哉?如果你有此伟大想法,那么,你就不必三思,继续和他硬碰硬可也。

妻子无不希望她的丈夫具备“三子”之件。曰:其高贵富有若王子焉;给她买东西时若败子焉;做起家事如洗碗洗衣洗地板之类若奴子焉。丈夫亦无不希望他的妻子具备“三妇”之件,曰:社会胶际若贵妇焉;在家里gan活若仆妇焉;闺房之nei,若荡妇焉。当然也有呆木头之人不是如此想法,或者圣崽者流,心里虽然是如此想法,表面上却假装不是如此想法。我们对之均不具论,盖我们论的只是人情之常,对上智和下愚,无可奈何。

//

………………………………………

危险信号(3)

………………………………………

这种要求,看起来好像胡说八道,仔细一想,恐怕十分合情合理,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不愿她的丈夫属于三子之列,跟他上街溜达也好,看电影、看白雪溜冰团也好,共同出席集会宴会也好,丈夫气质高贵,动作大方,应对中节,为万人所瞩目,一一前来致敬,你说这种快乐尚可支乎?一旦妻子要购买洋房一栋(有时二栋,一栋在市区胶朋友,一栋在郊区防空袭而兼避寿),汽车一辆,珠宝若gan,衣服若gan,丈夫统统照买不误,而且买时连眉都不皱,不但有此钱,更有此量;闲来偶想去美国观光,飞机票已定下矣,打牌时输了新台币三千六百万零五十元,银行本票已送到桌上矣。然而该丈夫却驯顺如羊,毫无骄态傲气,更不拈花惹草,回到家中,啥活都gan,没有一句怨言。呜呼,有夫如此,真是心满意足,意足心满。

同样心理,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妻子端庄美丽,若英国女王,若什么伯爵夫人乎?或携手上街,或并肩参加什么会,或接待亲友宾朋,雍容华贵,艳光照人,谈吐高雅,玉齿生香,丈夫侍卫在侧,如坐云雾。可是奇妙之处,还不止此,她一旦回到家中,脱去出门袍,着她家中裳,擦地板,洗被子;煮饭菜焉,给丈夫脱鞋、脱袜、打洗脸水、洗脚水焉,背着孩子打扫厕所焉;快快乐乐,从无怨言。丈夫下班回来,往沙发上一仰,娇妻蹲下为之洗脚,他手执当天晚报,看看女人大腿照片,品着香茗,心旷神怡,问曰:“今天啥菜?”娇妻答曰:“一盘西红柿炒蛋。”大怒曰:“一盘够谁吃的?”娇妻答:“是你一个人吃,我咽白饭就行啦。”然后怯怯问曰:“今天跟你一道看电影的那个女人是谁?”丈夫喝曰:“你管啥?”娇妻紧张曰:“我只是问问,不要生气呀。”咦,一个丈夫如能混到这种地步,虽南面王不易也。可是,虽然如此,一旦等到闺房独处,该在外雍容华贵的女王,在家只吃白饭的仆妇,跟丈夫谈起情说起爱,却嗲得要人老命,把迷魂汤一勺一勺往丈夫嘴里猛灌,其中动作,用不着形容矣。

事实上天下没有这种理想的丈夫,也没有这种理想的妻子。这种男女,属梦幻人物,如果去找,八千年都找不到。但有一点却可从这种盼望获得了解,那就是说,夫妇间是不是和睦,是不是怨偶,是不是亲爱如蜜,“三子”“三妇”,是一种标准,在这标准上考察,虽不中不远矣。盖丈夫越是接近三子,太太越是接近三妇,他们的感情越笃;丈夫距三子的条件越远,或是太太距三妇的条件越远,他们的感情也就越疏。这是柏杨先生集七十年人生经验发明出来的定律,免费以供,诚仁人君子之举,中国同胞不妨一试,便知这药方灵不灵也。

当一个人,本来已不容易,从牙牙学语,便开始要满足别人的欲望,父教之呼爸,母教之呼妈,如硬不开口,准要挨揍。摇摇学步之时,父不准其动电扇,母不准其动火炉,如果动之,准又挨揍。长大了之后,事情就更麻烦,女孩子为了胶男友,宁冒着拧断脚踝的危险,也要穿高跟鞋,男孩子更是丑态毕露,对胡子不但剃之,而且拔之,而且穿上领口硬如钢锯般的衬衫。呜呼,满足别人欲望既是不可避免的,则一个丈夫就应该努力去满足自己的妻子,而作妻子的亦然。有些人对社会碰一下都不敢,偶尔穿了个背心,在办公室都不敢脱去港衫,惧人批评之也;可是对他的太太,却蛮横之至,她三年才买一双袜子,就咆哮如雷;怕硬欺弱,典型的懦夫,这种人的家庭如果幸福,真没天理。附答读者台北士林马名山先生:你所问的培gen和佛兰西斯培gen,乃是一人,盖“培gen”是姓,“佛兰西斯”是名,洋大人都如此姓名颠倒的乱叫,奈何乎哉?培gen先生生于一五六一,死于一六二六,曾被封为爵士,当过英国司法部长和检察长,生活奢侈,于是倒了大楣,撤差坐牢,他是莎士比亚之后最了不起的英国作家。

敬答已完,再启曰:写杂文糊口,一天一篇,全凭信口开河,没有时间看参考书。找了几天才把先生所问的资料找到,下不为例,这类考据的玩艺,有些大学堂教习专吃此饭,柏杨先生搞不来也。

//

《女人,天生是尤物》第十部分

洋人谚曰:结婚是恋爱的坟墓,在诗人之事上可看出固不见得。有些人害怕坟墓,一辈子不结婚,那乃是治标之法,gen本问题是他用啥观念啥心情去处理他的婚姻。从前有一位老处女,千方百计搞到一个丈夫,新婚第二天,丈夫在床上推她,请她弄杯咖啡,她恚曰:“我嫁丈夫为的是要丈夫照顾我。”这则故事是在一本洋大人书上看见的,作者加按语曰:“那个作丈夫的如果不跳出房间,砰一声把门关上才怪。”该丈夫是不是反应得如此gan净利落,我们不便推测,但有一点是可以推测的,她的婚姻非成为坟墓不可。

………………………………………

消毒作用(1)

………………………………………

爱情是不按逻辑发展的,所以必须时时注意它的变化。爱情更不是永恒的,所以必须不断的追求。有一位洋诗人,惜忘其名,年已七十,理发时总是吩咐理发师把头发留长一点,还要向左稍偏,理发师曰:“这种发式已不流行啦。”诗人曰:“我当初恋爱时,太太最喜欢这样。”理发师曰:“你已经结婚四十年啦。” 诗人曰:“可是我还在追求我的太太呀。”呜呼,作这位诗人的妻子,其福气可是上冲霄汉。

洋人谚曰:结婚是恋爱的坟墓,在诗人之事上可看出固不见得。有些人害怕坟墓,一辈子不结婚,那乃是治标之法,gen本问题是他用啥观念啥心情去处理他的婚姻。从前有一位老处女,千方百计搞到一个丈夫,新婚第二天,丈夫在床上推她,请她弄杯咖啡,她恚曰:“我嫁丈夫为的是要丈夫照顾我。”这则故事是在一本洋大人书上看见的,作者加按语曰:“那个作丈夫的如果不跳出房间,砰一声把门关上才怪。”该丈夫是不是反应得如此gan净利落,我们不便推测,但有一点是可以推测的,她的婚姻非成为坟墓不可。

一个男人虽不可能若王子若败子,但他应有使自己太太温饱安适的义务,关于此,我们可再借“虚荣”加以阐明,一个作丈夫的如果没有钱,不能使妻子儿女吃得饱,穿得暖,或不能使妻子住得安适,不能使儿女接受相当教育,乃是作丈夫的耻辱。孔丘先生曾大大的歌颂颜回先生,我却觉得颜回先生一定有点毛病,从他老师对他赞美的几句话上,可看出他甘受迫害和甘对权贵屈服的气质,穷成那种样子,竟然违反人xg,自以为还很快乐,作那种人的妻子儿女,真是苦也。一个丈夫如果无力养家,衣不蔽体的妻子偶尔向他要一件新衣,他就像发了狂犬病似的,狺狺而吠曰:“我为了这个家连命都拼进去啦,简直成了一个无底dong,要不是看你们无依无靠,我早就走啦。”简直是无耻之尤。

柏杨先生记得四年前的一件事,中秋节之ri,去乡下看一位老友,一进他的家门,就觉气氛有异,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向敝老友吼曰:“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而敝老友的幼女则卧在母亲房中,泣不成声。原来二人相恋,老头将年轻人唤来,询问他的经济情况,该年轻人在某衙门作事,月薪九百元,老头嫌其太少,要他等到每月一千五百元时才可结婚,该年轻人乃有此吼。我当时便加入火网,斥之曰:“你这个小子,且听我言,九百元之数,租个六席房子,去四百元矣;两个人的伙食,又去四百元矣;剩下的一百元,买牙膏焉,买牙刷焉,买袜子焉,买肥皂焉,坐公共汽车焉(该年轻人上下班,一天两次,一个月六十元出了笼),万一你得了盲肠之炎,谁给你开刀乎?万一太太怀了孕,你用啥钱送她住医院乎?固然你可以借,但有借便有还,你用啥还乎?固然你可起会,但你一月只剩下一元两元,还起啥会乎?万一生了孩子,你有钱买一只基乎?小孩子的衣服尿布又哪里来乎?你的皮鞋已破,又用什么钱再买一双?我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侄女嫁给你,天天洗衣煮饭,手也粗啦,人也老啦,你不是爱她,而是糟蹋她。不自己责备自己,反而骂人爱钱。狼心狗肺,莫此为甚,他妈的,滚。”

我这一番言论,不是专拆穷人的台,更不是作有钱人的帮凶,而只是提醒一点,贫穷是耻辱,即令找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证据,证明贫穷不是耻辱,但也绝不能算是光荣。这里再借用一个故事,有人曰:上等人怕太太,中等人敬太太,下等人打太太。我们可套之曰:上等人贫穷时愧对太太,中等人贫穷时麻麻木木的待太太,下等人贫穷时穷气横生,怒气冲天的骂太太。上面那个例子中的年轻人,恐怕应属于下等人之列,对自己的贫穷毫无愧意,而且别人一说到钱,踩到他的痛脚,他就喊叫。后来因为爱情是伟大的缘故,他和老友的幼女仍是结了婚。四年之nei,生下两个娃儿,真是到了大的哭,小的叫,既缺米,又无衣的悲惨之境。女的衣冠不整,不复当年丰姿;男的火气一天比一天大,动辄骂人,整天打打闹闹,两人全毁,真是何苦来哉。有一次他来向我借钱(我乃他妻子的父执,转弯抹角到如此程度,可见其已罗掘尽矣),我效其当年口吻,吼之曰:“钱!钱!钱!你就知道钱!”彼摇头苦笑,无以应也。

//

………………………………………

消毒作用(2)

………………………………………

经济学上把人类的生活分级若gan,有安适的生活焉,有奢侈的生活焉,一个作妻子的如果要求过奢侈的ri子,那当然荒唐;但一个作妻子的如果仅要求过安适的ri子,丈夫都办不到,甚至义正词严的斥她“虚荣”,斥她“钱钱钱”,那就混蛋加三级。

当一个男人,如果生在古代,真是享尽人间艳福,不要说汉唐盛世,就是到了清王朝末年,余威仍在,对家事可以毫不关心。圣人不云乎,“男主外,女主nei”,说起来二一添作五,男女平等。实际上“外”的范围太大,“nei”的范围太小,且繁杂琐碎,焦头烂额。盖家事者,其特质有二,一曰永远作不完,二曰辛苦而不见功,故男人所不屑为。

柏杨先生年轻时,曾秀才及第,戴花而归,那时虽然尚是一毛头小伙,却从不知厨房的门是方是圆,不要说我躬亲做饭做菜、洗衣洗裤,便是扫扫院子,都被视为离经叛道。我这个人对提倡民主,一向不遗余力,有一次从外回家,满头大汗,自己舀了一盆冷水洗脸,立刻被长嫂痛责曰:“为啥不叫你媳妇舀?”我曰: “我看她很累。”长嫂叹曰:“你怎么没有一点男人的尊严。”提到“尊严”二字,心中大乐,盖从此有了理论gen据。而柏杨夫人彼时才二十余岁,雌威尚未养成,我就神气起来,着实享了一阵子清福。

惜哉,年头儿不对,一到了民国,便乱七八糟,nei外之防尽撤,女人不但不做家事,反而到社会上乱跑,她赚的钱,有时比男人赚的还多(呜呼,若在清代,一个女人能赚钱,她是gan啥的,便用不着问),臭男人既没有了钱,经济大权旁落,便不能再充大爷。柏杨先生以垂暮之年,不但自己打水洗脸,还要扫地、扫天花板、擦榻榻米、洗被、煮饭、烧菜、掏厕所、抱着孙女咕哩咕哝哄她阁下睡觉。老妻在工厂打杂,下班之后,坐在沙发上哎哟哎哟喊背酸,还要趋前捶之,男人的威风彻底崩溃;据我观察,再想恢复当年,不可得矣。

这趋势是一种朝流,小家庭制度使然,谁都对抗不了也。然而仍有些人硬不服气,暗礁丛生,怨偶乃成,家庭遂随时可以完蛋,夫妻也随时可以散伙。去年报载,美国一个作妻子的,告她的丈夫回家之后,啥事都不肯做,要求离婚,法官一鞫定谳,准她之请。在判决时,法官告诉被告曰:“我认为丈夫帮助妻子做家事,乃是民主生活的一部分,本席在家就是这么gan的。”

呜呼,贵阁下可知道一个人何时架子最足,僚气最高,自以为伟大不掉乎?一旦坐上他的办公座位,就跟皇帝坐上龙墩一样,开始发晕,就在那张办公桌上,他有权焉,就在那张办公桌前,有听他训话的小职员焉。于是乎,上帝是老大,他是老二。这种自我膨胀本来已臭而不可闻也,如果一旦成了习惯,带到家里,那股煤烟恐怕非把妻子儿女熏死不可。洋法官又判决了一宗离婚案,丈夫在海军当过舰长,官瘾奇大,退休下来,以家作舰,其妻非经批准,不得入房,其子非喊报告,不得行动,结果离婚之后,他阁下一个人守着一栋空屋,对着墙壁发号施令,成了神经大王。

做家事对一个男人来讲,有一种消毒作用,使他在办公桌上培养了一天的伟大情绪,得到洗涤。否则一天天累积下来,用不了几年,他就自以为上帝是老二,他就是老大啦。从前有一个衙役,伺候老爷坐堂,老爷庄严隆重如木偶;伺候老爷赴绅士宴会,老爷不苟言笑如僵尸;伺候老爷巡城,老爷点头缓步又如蛆虫。衙役指天发誓,他宁愿当一辈子衙役,不愿当老爷也。问其何故,不肯言明,终于有一天,奉命打扫后花园,看见老爷赤膊浇花,又哼小调,和太太小姐有说有笑,始大惊曰:“原来当官的也有人味呀!”盖官xg强者,其人xg必差,而人xg惟有在家庭中才易养成。

做太太的忙了一天,丈夫归来,也c手进去,搬椅子,抹桌子,抱娃子,妻子心中是一种滋味。如果回家之后,横眉怒目,好像他赚的那一点点可怜的钱,就劳苦功高,儿子扑到他身上喊爸爸,他嫌他脏,推而避之。女儿在床上啼哭不止,他嫌她吵,吼以止之。其状若一个绑赴法场途中的死囚,没有他大家便唱不成这一出戏似的。这跟没有钱养妻子而硬斥妻子“虚荣”的心理一样,他如果不把他的家搞得y风惨惨,我输你一块钱。

//

………………………………………

消毒作用(3)

………………………………………

夫妻间必须互相以对方为荣,那婚姻才算稳固。丈夫如果觉得他的妻子见不得人,事情便糟;而做妻子的,一旦认为她的丈夫配不上她,结局也准有花样可看的。妻子必须努力的去满足丈夫,丈夫亦必须努力的去满足妻子才对也。

妻子希望丈夫是个啥,丈夫就应该是个啥,便是硬着头皮都得充壳子。有一位女作家,柏杨先生老友,五年前离婚。有一次我问她为啥要离,她曰:“我看不起他!”要她举例说明,原来有那么一次,夜半遇盗,有两个彪形大汉,蒙面持械,破门而入,等他们发觉时,已站到床前矣,一番江湖上的话表过,女作家霍然起坐,侃侃声明他们甚穷,一面说话,一面把手上祖母赠给她的那个贵重钻戒,在被中悄然脱下藏起来,想到那位叱咤风云的丈夫早已抖成一团,把床都抖得吱吱作响,大概平常表演忠贞惯啦,一时劲头上冲,竟把那钻戒摸到手,捧献给彪形大汉曰:“你们拿去,请快走吧。”彪形大汉当然不会快走,结果抢了个空空如也。过了三个月,全案破获,治安单位通知前去辨识强盗面目,丈夫彼时正在训话,勉励他的部下遇事镇静。得讯竟不敢往,盖惧强盗万一不死,向他报复。其妻强之而后可,面对彪形大汉,一时也难确定,可是其中之一向女作家曰:“这位太太当时还骂我哩。”复向该丈夫曰:“脓包,脓包,原来他就是鼎鼎大名的什么长呀。”该丈夫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大概看对方的双手被反扣在背后,没有抵抗力吧,勃然大怒,上去便是一个耳光,彪形大汉就顺便在他尊贵的小腹上回敬一脚,把他踢得蹲到地上哎哟了半天,哄堂大笑。

这不过是一个例子,然而这种事件一多,做妻子的再难尊重他矣。千古道理一也,作丈夫的真是得用点方法以满足妻子的荣誉感。她同学的丈夫里,大学堂毕业生甚多,你如果只读过初中,便应该去努力补习,虽不一定也非大学堂毕业不可,但见识与谈吐,总应有大学堂的程度,假若自己仍有那种古老的观念,认为妻子“嫁基随基,嫁狗随狗”,那就下不了台。没有上进心是爱情的大敌,无论在气质上、学识上、胆量上、见识上,和境界上,都应使自己的妻子在提到你时脸上感到光彩,一个男人如果专门gan些使妻子黯然失se的勾当,就太抱歉啦。

反转过来,丈夫如果希望妻子是个啥,妻子也应该努力是个啥,拼老命也得同样的去充壳子。有一点乃宇宙间第一重要的真理,太太小姐不可不知,那就是男人无不愿自己的太太貌如天仙。洋大人对这方面比较坦白,前年美国家庭协进会曾举办一项婚姻测验,问他们理想的妻子如何?那些受调查的洋男人认为妻子必须漂亮的占百分之九十八,只百分之二认为差不多就可。美貌是第一,其次才是学识、gan才、做家事,和品德。这就跟中国人有点不一样,我们因有五千年传统文化之故,讲仁义而说道德,圣崽特别的多,谁敢说他娶妻只要漂亮便可,准被人斥之为se狼。其实,爱美乃是人类天xg,孟轲先生当年便曾叹曰:“未见好德如好se者也。”嗟夫,好se乃是本能,就是孟轲先生,两个女孩子条件相等,一个美如天仙,一个丑如柏老家后院的癞皮狗,他娶那个乎?如果他竟娶了那个丑的,其心不可测也,那种朋友以不胶为宜。

中国人择妻,传统上“德”字为首,古时因有“妾”的“se”可以弥补,妻子长得差劲,无啥关系,而今则妻妾合而为一,容貌的重要似乎超过品德。盖一个人的se一下子就看得出,一个人的德则需要慢慢品味。况且现在社会形态大异,德的标准,跟从前不同,观念也有改变,再好的品德,假使她二十岁便死了丈夫,恐怕也守不了节。再坏的品德,假使她受过高等教育,没有不良嗜好,收入尚丰,地位甚高,也不见得会随便找个瘪三通jian。

问题在于中国人从不敢明目张胆的强调美丽,你如果不信,不妨找一个光棍朋友问问,他的条件如何哉?他准不说要个漂亮的妻子,谈了半天,转弯抹角,仍口紧如瓶,但其心固然乱跳矣。尤其妙的是,一旦他坦率的说他的妻子一定非漂亮不可,你能不笑他十三点乎?是以中国的家庭问题和婚姻问题,总是有一个结打在中间。

//

………………………………………

消毒作用(4)

………………………………………

一个女人必须了解和紧记,男人——只要他是人而且是男人(禽兽则不然),无论老幼,他都爱漂亮的女人。前天中国小姐候选人在台北宾馆亮相,柏杨先生也前往一观;真是佳丽纷集,美女如云,看得我口gan舌渴;老妻见状,照我尊头上就是一记,方如梦初醒。但我发现四周的那些男人——有年高德邵的男人焉,有正人君子的男人焉,有誉满天下的男人焉,有经常训话的男人焉,有经常写文章代圣人立言的男人焉,有大学中学以及小学堂的校长教习焉,一个个眼如铜铃,涎水下垂,偶尔被人推了一下,猛的将涎水吸回,滋滋有声。可谓原形全现的盛典,美的吸引力可忽视乎哉。

//

………………………………………

爱情是相对的(1)

………………………………………

一个男人希望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一个女人希望有一个英俊的丈夫,此出于人类天xg,没啥可责备,也没啥不对劲。从前王衍先生,口不言钱,称之为“阿堵物”,像是天下第一等清廉之官,实际上见了钱便如痴如狂,史书上虽没有载他如痴如狂之状,但他原来穷得不得了,老爹翘辫子时,借了一pi股债,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大家看他颇有点前途,除了厚厚的送礼之外,还“所借贷因以舍之”。果然王衍先生不久就阔起来,历任各种大官,贪赃枉法,无所不为,他的老婆竟能把钱堆满了床的四周,呜呼,那要多少钱吧。

我们无意研究王衍先生的历史,但可看出一种现象,凡是嘴巴奇硬,避免不谈的东西,往往是寤寐思之,辗转求之的东西。在对美丽的追求上,中国男人似乎都有点王衍先生的遗风,有一位朋友女儿将嫁,大家前往送礼,并致祝词。有人曰:“你以后成了主妇啦,不能再使xg的玩啦。”有人曰:“你要好好照顾你的丈夫,不能仍以追你时的态度待之啦。”有人曰:“你要节省金钱,须知收入有限,不得不量入为出。”轮到柏杨先生,我曰:“你必须拼老命以保持你的漂亮容貌,使点xg没有关系,忽略点丈夫也没有关系,稍微多花点钱也没有关系,但你一定要自己一直漂亮到底。”

柏老说这话,不是鼓励小姐太太们去任xg乱搞,也不是鼓励小姐太太们对丈夫毫不关心,乱花他的钱,像包法利夫人乱花她丈夫的钱一样,花得他家破人亡。而是特别强调美丽的重要,盖圣崽们的特征是,不肯口吐真言,以示重德不重se者也。我想有很多关于妇女的训戒和箴言是害死人的,这里再引用一个故事,来说明它的症结所在。有一位女作家将嫁女时,其赠言曰:“你只有用一双粗糙的手才能保持爱情。”该阿巴桑如果到女子学堂讲演,说出这种言论,任何人都得频频点头。只有我疑心她说这一段话时,一定有女婿家的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否则这官腔就未免惨无人道。

这种理论发展到极致,会使一个善良的女子堕入十八层地狱而不能自拔,有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太太,只要生了一个孩子,就xg情大变,成了河南曲子戏所唱的,每天“头也懒得梳,脚也懒得裹,三步两步进了灶伙”。真教人为她的丈夫,为她的幸福落泪。柏杨先生有一远房侄女,有一天抱着孩子来谒,告以她丈夫如何如何混蛋,因她丈夫也是我当年的学生,所以请我老人家伸伸援手。我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不禁心胆俱裂,她乃留洋归来的学生,有硕士学位,一向虽不太注意修饰,也总算看得过去,可是女别三年,刮目相待,而今她头发乱糟糟的好像爬了一万只蜜蜂;耳gen后和脖子上积灰厚得好像三个月都没有洗;未戴茹罩,胸前平平的像篮球场;衣服宽大而不合身,拉链半开,好像刚跟大力士决斗过;没有穿玻璃丝袜,小腿上皮屑斑斑;黑皮鞋磨得太久,再加上我家门口的泥巴,简直要成了白皮鞋矣。诧而问曰:“阿囡,你啥时候成了名士派耶?”呜呼,用不着她宣传她丈夫混蛋,我已经知道他非混蛋不可,有妻如此,要想不混蛋,不可得也。

我们这里所谓美丽,固然是指先天的而言,一个女人如果天生的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论手足则纤纤焉,讲三围则倒悬葫芦,那当然再好不过,具备这样本钱的女人,真是一辈子有吃有穿,所有男人都愿为她弃王位而打世界大战。问题是这种美女不可多得,普通太太小姐,姿se都属中等,有的且实在差劲,那岂不是都该死乎哉。我们所谓的美丽,正是提醒这类女子注意,盖有些虽是天生,有些则全仗人工也,上帝赐给你黑皮肤,固没有办法使它雪白,却可以洗洗gan净,洒点香水。上帝赐给你扫帚眉,拔不尽剃不尽,至少可每天细心描上一描。上帝赐给你参差如墓碑林立的门牙,既黄且黑,既洗不掉,也矫不正,就应该到医生处拔而镶上假的。上帝赐给你一脸雀斑,目前虽没有特效药,但你至少应使它不再加重。上帝赐给你巨大如水桶的腰,你就应该注意节食和有恒的运动,不瘦不止。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美者,三分人才,七分打扮,只要清清洁洁,整整齐齐,大大方方,端端庄庄便够啦。不在这上用工夫,而只一味的去拼命洗衣服煮饭弄孩子,你便累死,都挡不住丈夫见了别的女人心中痒痒。

//

………………………………………

爱情是相对的(2)

………………………………………

这简直是非常明显的事,一个男人在外工作,所见的女人全是花枝招展,光艳人,环肥燕瘦,美不胜收。可是回到家中,黄脸婆当门而立,眼眨眨而气咻咻,倒尽了胃口。直脾气的人觉得窝囊,就向外发展。圣崽们则埋在心头,或气成一场大病,或待机而发,一发而不可收拾。男人固然混蛋,女人的责任也大得很也。

一个女孩子的美,虽是天赋的,皮肤白者天生下来便白,如果天生下来黑漆一团,便是砌上一缸粉都没有用。然而佳人难得,绝se更不易求,所以每年选举的中国小姐,远远看起来还差不多,仔细一瞧的话,有的皮肤粗如树皮,有的鱼尾纹昂然而立,有的牙齿是敲掉了重镶的。不过一经化妆,看起来就十分舒服,美的意义在此。

美国洛克城每年都有一个俱乐部联谊大会,大会上有一个节目,要临时抽签抽出来一个臭男人,由他选出“全城最美丽的女人”,如得公众认可,则有一千元美金的奖赏。大概就在前年,几乎出了大事,一位跟城名相同的洛克先生,年已五十有五,妻子则四十岁左右,当他被抽中发言时,全体会员都以为,他一定会依照俗套,说他的太太是全城最美丽的女人。可是他在环顾一周后,却突然曰:“玛莉小姐——”,此言一出,全场大哗,把他太太气得脸se铁青。他不但不安慰她,反而嗫嚅自语曰:“玛莉小姐确实很美丽呀!”经过一番sao乱之后,主席曰:“洛克先生的答案出人意料之外,我们要求他再答复一个问题,如果大家满意他的答复,我们将再加上一千元奖金。那就是:为什么你不说你的太太美丽哉?”洛克先生诧曰:“我太太并不美丽呀,她美丽的时代已经过去啦,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才美丽,那只是一种幼稚的悦目感觉,没有什么价值。而我的太太却是全城最漂亮的女人,一种成熟的和真正有吸引力的美。”

这场演出的结局是戏剧化的,洛克先生和太太,各获一千元奖金,被群众蜂拥而归。呜呼,我想洛克先生的话够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矣。美不美是一回事,它是上帝安排,非人力所可抵抗。但一个太太小姐有没有吸引力,能不能把丈夫吸到身边,则靠自己的功夫。

我们常批评某一位太太小姐,美则美矣,可惜太“薄”,或者是有点“小家子气”,气质使然,其因素过于复杂,要想她“厚”和“雍容华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盖一个女人仅凭上帝赐给她的美无济于事,必须自己造就自己。更何况上帝gen本还没有赐给她美乎?

一个女孩子,“年轻”就是资本,少女们身上充满了青春活力,看起来都差不太多。可是一到了既作人妻,复作人母,年华老去时,那就要看各人的苗头。少女时代,玩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只要伏到案上稍睡,虽不梳妆,不掩容光。可是中年妻子便不行啦,如果不结结实实的把脸洗了又洗,不结结实实的把眉描了又描,其模样真是惨不忍睹。洋大人之国提倡夫妻分房而居,有其道理在焉。这年头女人身上一半以上都是假的,第二天早上,睁眼一看,枕畔躺着一个母夜叉,眉毛上的黑墨擦到前额,口红四溢,汗粉胶错,满脸皱纹,睫毛也掉啦,眼圈也散啦,义茹义臀也滑到床前,做丈夫的伤心之极,恐怕当场就要气绝身死。

听说ri本女孩子出嫁之前,其母对床笫之事,必谆谆有所告诫,ri本女孩子真是有福之人也。可惜无法知其是否如此。中国女孩子出嫁,作母亲的却像训导主任一样,只会jg神训话;训得再多,都训不到问题中心,那就是拴丈夫之法是啥?在这一方面,中国女孩子最苦。结婚之后,如何适应那新的婚姻生活,而且成功,只有全靠运气,或全靠自己的悟xg,一旦运气不佳或自己悟xg不够,便是十嫁八嫁,仍然无可奈何。

我想每一个女孩子都应拜读《聊斋志异》上那篇《恒娘》,恐怕是中国指出婚姻生活症结最深刻的一篇文学作品,必须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触类旁通,发扬光大。柏杨先生对每个前来请益的女娃,不管她年老年小,都一律劝她看上一看,关系稍近者我更嘱她背之诵之。昨天谈及的那位宣传她丈夫混蛋的侄女,我就劝她不但看之背之?

上一章:第 11 部分

下一章:第13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