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禁锢游戏(H)_御宅浓情小说 > 海棠书屋浓情 第五章 应了我,便任你为所欲为

第五章 应了我,便任你为所欲为 海棠书屋浓情

温香睡到日上三竿。

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人,卧室的门在外面被敲响。

“阿嫂,大圈哥让我给你送东西吃。”

温香觉得自己得了恐惧症,一听到“大圈哥”三个字就浑身发抖。

昨天的经历仿佛堕入银糜的噩梦,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神话故事中的女妖怪,不知廉耻,她有些唾弃这样的自己。

外面的人还在不依不饶的敲门:“阿嫂?”

温香咬着唇,大声回应他:“没有阿嫂。”

“你是大圈哥的女人,就是整个大圈帮的阿嫂。”

阿炳敲了敲门,只见卧室房门从里面被打开,娇小的温香俏生生的站在里头,身上挂着一件男士的衬衫,松松垮垮宽宽大大,直接盖过了屁股,垂到腿弯。

小姑娘哭的眼睛都是肿的,露出的脖颈上到处都是吻痕,还有不少牙印,完全是在惹人犯罪。

阿炳咽了咽口水,心里头倒是服气了。

小小年纪就长成这样,等到长开了还不知道要勾了多少男人的魂儿去。

乱世飘萍,长得美对一个普通的女学生来说不算是好事,也幸亏是有大圈哥,才能护得住这一方小而白的茉莉。

“我没有衣服,”温香说,“还有,我阿姊在哪里?”

阿炳哦了一声:“大圈哥吩咐过了,以后阿嫂就住这里,哪里也不去,所以不用准备衣服。你阿姊已经被大圈哥派人送回了坚尼地城的温家,此时应该已经到了。”

温香心中一痛:“阿姊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

阿炳一个大男人,哪里看得女人哭,当即就慌了,也不敢做什么,只能拼了命的解释:“......大圈哥发了话,没有人敢对你阿姊怎么样的。你放心,大圈哥给她找了全港最好的美术学校.......”

温香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没停过:“阿兄你行行好,放我走吧,我还不到十七岁,我明年就要参加联考.......”

“阿嫂,其实大圈哥对你不错的.......”

话说到一半,就止住。

程麒的大皮鞋在木质楼梯上踩下,咯吱咯吱的响,他一早就去料理了一下肥龙,眼看着他在粪水里咽了气,就急忙赶了回来。

要不是肥龙这些日子太能折腾给他制造了不少麻烦,他还真是不愿意离开他的小水娃。

阿炳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大圈哥。”

“嗯,”程麒看着她的眼泪:“又哭什么?”

温香见了他就浑身发抖,怕的嘴唇发白,连哭声都止住。

“阿炳,你下去。”

“是,”阿炳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压低声音对程麒说:“大圈哥,别玩的太过火,妹妹仔要是怕了你,以后更不好相处。”

程麒挑眉:“我又没上了她,怕我做什么?”

阿炳一拍脑门:“妹妹仔胆小,又一心想上学,大圈哥要是真的认定了她,何必把关系搞得这么僵?女人么,多宠着点,让着点,顺着她点,不怕她不软下来。”

程麒莫名觉得有点道理。

舌头舔了舔一口白牙,接过他手中端着的托盘:“你先下去吧。”

卧室的门被推开,温香反射性的一惊。

看来是真的吓着了。

程麒手下有无数个夜总会的堂口,他觉得再温和不过的玩法,怕是他的小阿香都还接受不了。

算了,谁让他中意她呢。

托盘上放着广式早茶,虎皮基爪,烧麦,虾饺,基蛋肠粉,还有一份熬到香甜的艇仔粥,阿炳心细,知道妹妹仔都喜欢吃甜的,还专门配了一道糖水。

程麒叫她:“过来吃饭。”

温香怎么可能过来,她将自己掩藏在窗帘后,好像那薄薄的一层窗帘能保护她似的。

“小阿香——”

温香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催命符,药劲过了之后理智回笼,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程麒。

“......我不想吃。”

程麒也不勉强她,自己点了支烟慢慢的抽,穿着喇叭牛仔裤的腿翘二郎腿,晃啊晃的:“不吃可以,那就呆在这里,待到吃东西为止。”

温香像是一头倔强的小兽:“我绝食。”

“很好,”程麒喜欢这种呛口小辣椒的味道:“你让我不顺畅,那我只能去找别人的不顺畅,坚尼地城的荷光路有一处温宅,里头住着母女三人,呵,我竟没想到,小阿香竟然还是肥龙的契女(干女儿)。”

他是大圈哥,早已经把温香的底细翻了个底朝天。

其实温香也没说谎,她妈咪确实是大陆人,也确实是给人当二房,傍上的金主就是前振兴帮的龙哥,也就是昨天被程麒亲手看成一条人棍的肥龙。

肥龙爱美色,温丽和温香的妈咪温婉是典型的江南女子,长相睛致身材婀娜,跟大喇喇的港妹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韵,肥龙第一次见到就走不动路,不管她还带着两个孩子,强行把她收了房。

随着温丽和温香慢慢长大,肥龙色心不改,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这一对姐妹花身上。

温婉自然不愿意,跟肥龙闹了一场,肥龙原本跑路去大陆的时候准备带上她的,经过这件事后也死了心,一个人登上了去大陆的船。

他心里清楚的很,他要是一走,大圈帮的人不会放过他的女人。

温婉母女三人下场有多惨已经不需要言明。

可他还是走了,男人么,只要留下一条命在,多少女人争先恐后的扑上来求艹?

他到死都没想到,温香和程麒在五年前就已经有了渊源。

温香说:“他不是好人,我没有契爷(干爹)。”

程麒不甚在意,“你可知你生父是谁?”

“只知道是大陆仔,来红港闯荡,后来音讯全无,妈咪带姊姊和我到红港寻亲。”

晃动的腿停了下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只因那窗口的风吹起了窗帘,也吹起了她身上的衬衫,露出里面蚌肉一样鲜嫩的身子。

温香沉入思绪中,程麒对她来说,只要他不胡来的时候,还算安全。

“没寻着爹地,妈咪就被强占了,她叫我和阿姊好好读书,考港大,读了大学就送我们出国,就算到时候肥龙倒了台仇家追杀,也不会追到国外去.......”

程麒靠近沙发里,姿态嚣张:“肥龙的仇家除了我,怕是也没有别人了。你放心,我不会追杀你,顶多让你在我身下求饶,求我重重的肏你.......”

荤话连篇。

温香觉得自己的适应能力真强,才一天而已,就已经习惯这个人动不动就满口荤话的样子。

“我要上学,”她说,“大圈哥.......”

“我说了,叫我程生。”

“程生.......”她屈服,眼神却执拗倔强:“我要考大学。”

程麒咂咂嘴:“可以,不过你得住我这里,而且唐英女中太远,我帮你转学到圣保罗。”

唐英女中在九龙,虽然说是一等一的好学校,可那里社会治安很杂乱,经常能听说四周发生械斗或命案,从另一方面讲,大圈帮有很大一部分势力都在九龙。

而圣保罗坐落在中环麦当劳道,市中心的中心,安全又放心。

可转瞬间大圈哥却又后悔了,“不行,圣保罗是男女同校,我阿香这么可爱,万一被哪个男同学记挂怎么办?还是唐英吧,大不了每日我去接你。”

“我不要!”温香几乎是立刻反对。

让老师同学都知道她跟一个古惑仔有来往,她还怎么念书?

程麒皱眉:“小阿香,以后,除了在床上,我不希望再听到‘不要’这两个字。”

温香愤怒的攥紧拳头:“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又不是我的谁?”

“叼你妈嗨,老子是你男人!”

程麒砰的一声站起来,浑身都是蓄势待发的力量,烟头被随意的扔在地上,大步走过来直接把温香小小的身子扛在肩头,猛地甩在床上。

温香尖叫着被砸下去,帅得眼冒金星,更快的是身上沉沉的重压,让她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小东西,阿炳叫我宠着你,宠个屁!越宠越不听话,就应该好好让你明白大圈哥到底是做什么的!”

温香还没反应过来,程麒已经抱着她走出了卧室,一路下楼。

“阿炳,备车——”

阿炳原本在楼下翻着艳情杂志,被突然的发作吓得书都掉在了地上:“大圈哥要出门?要送阿嫂去学校吗?”

“去个屁的学校,去地下赌场!”

所谓地下赌场,却跟它的名字很不一样。

这里赌的不是筹码,是女人。

女人如同货物一般,被扒光了身体,捆扎成各种各样羞耻的形状,被摆放在面前的展台上,供人挑选。

今天被台上赌桌的女人,温香认得。

去年的港姐第一名,还得了最上镜小姐奖,钟飘飘。

选港姐,几乎成了全港女人想要出名、赚钱的一条捷径。

当选,就意味着能搭上富商,进娱乐圈,拍电影,成为万千男同胞心中女神。

钟飘飘也不例外,她简直是全港男人的梦中情人和性幻想对象。

而此时,她被捆绑着手脚,音阜大开,似乎还被灌了药,眼神迷离,身下一片水光.......

尽职尽责的翻译在她耳边说:“大圈帮的新玩法,港姐一夜,不设上限,价高者得,若是出价相同,还可以一起上,随便怎么玩都可以,玩死是常事,从第二名到第十名已经全都赌完了,今天才是压轴重头戏——”

他指了指坐在最前面,已经开始望着钟飘飘流口水的肥硕老男人:“你可知他是谁?原先是肥龙收下的一员猛将,后来主动投靠了我,玩死了三个港姐,抬出去的时候听说肠穿肚烂,浑身生下没有一块好肉,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身下的基巴又小又短,被女人嘲笑,怀恨在心,就用打蛋器伸进去绞.......小阿香玩没玩过打蛋器?一开起来嗡嗡的转,肠子nei脏都搅成一团.......”

“还有那个抽烟的,喜欢叫上几个兄弟,好几个人一起玩女人,上下三张小嘴全都占满,最后被活活憋死.......”

“别说了!”温香听得浑身发冷,蹲在地上抱着自己膝盖,把脸埋进去:“求你,别说了.......”

程麒将她团成团抱在怀里:“要玩女人,办法还有很多,小阿香,你不敢听的。”

她不说话,咬唇。

“你身上已经打上了我的烙印,你知不知全港有多少肥龙的死党?只要你一个人走出去,下场会比这些女人惨百倍千倍,我有没有夸张,小阿香,你自己想。”

他语言诱哄:“你当外面的男人人人都像我一般好说话?到时候没等你读到要考大学,谁知乱葬坟堆里有没有你?”

温香觉得很冷。

血液都要凝固。

这不是她住了将近十年的红港。

也不是地球。

这是炼狱。

程麒见她吓得脸色发白,抱着她走了出去,回到车上。

小小的一团异常安静,被放在他怀里也不再挣扎,小嘴抿紧,一言不发。

程麒正在想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

猛然间听到她叫他:“程生.......”

心花怒放。

“嗯?”

小鹿似的眸子水汪汪:“你说你中意我?”

程麒闷笑:“想通了?”

温香摇头,她不知道自己是想通还是认命。

“是不是只要我让你亲让你抱,你就会护着我,直到我考大学?”

程麒想了想,浑身热血沸腾:“不止亲和抱,大圈哥还有无数种让你舒服的办法,我教你,嗯?”

温香脸红红:“像昨天一样吗?”

衬衫里面,空无一物,程麒被她这样看着,胯下的怒龙开始渐渐发烫变硬,喉结上下滚动,不停的吞咽。

他洞穿了她的心思:“小东西,求我什么事,说说看。”

温香跪坐在车后座,解开衬衫的纽扣,一颗,两颗,露出秀气的胸乳,再往下——

“妈咪和阿姊,我想把她们送去国外。”

温香终于把原本就属于他的那件衬衫落下,扔在一边,少女赤裸的胴体就这么赤裸裸明晃晃的出现在眼前,挑逗着程麒的神经。

细长的小腿越过他的腰,跨坐在他身上。

“程生,你应了我,我便任你为所欲为。”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