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御宅书屋 > 禁锢游戏(H)_御宅浓情小说 > 海棠书屋浓情 第二章 大圈哥的条件(微H)

第二章 大圈哥的条件(微H) 海棠书屋浓情

“别.......”温香像是一尾离了水的鱼,在他怀里不停的扑腾着,可男女力道悬殊,程麒一只小臂就足以将她牢牢禁锢在怀中。

“别什么?”他难得停下了嘴,俊眉一挑,饶有兴致的看着怀中的小兔子。

他咂咂嘴,表面上看着是小兔子,其实是个小狐狸。

白白的,小小的,惊惶的——

让人忍不住想要破坏、染指、摧毁。

“大圈哥.......”温热的大掌已经覆上了她整个身下,粗粝的手指正在边缘试探,到底还是个十六岁的学生,温香眼泪落了下来:“你放了我吧。”

程麒停了手,抽出手指来看,揉了好久,依旧干涩。

啧啧,浪女飞女他见的不少,这种青涩的小果子还是第一回。

程麒用手刮她的眼泪,在指尖碾开,点在她已经被吻的红肿的果冻唇上,“你招惹了我,却让我放了你,嗯?没有这样的道理。”

温香抽泣着,大声说道:“我没有.......大圈哥,我还要去上学,老师要点名。”

“上学有什么用?挣那几千一万的死工资,被老板骂,被顾客咸猪手,将来嫁一个碌碌无为的男人,为了柴米油盐发愁,工作大半辈子都买不起港岛一间房,只能住在油尖旺,每晚都能听到隔壁的飞女又带了新的男人回来,夜夜叫床——”

“别说了!”温香捂住耳朵,“我会很努力的读书,上完大学就出国,去英吉利,去德意志,再也不回来!”

“那可不行,”程麒轻笑,“你得跟我在一起,死也得跟我葬在一处。”

“为什么是我?!”温香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昨天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我只是想保护自己,你是红港人人都怕的大圈哥,你去找港姐,去找女明星!或者去醉梦,那里每个姊姊都巴不得伺候你。”

看着她越来越多的眼泪,程麒有些烦躁的把她扔在一边,脸色也沉了下来:“你也瞧不起我是不是?嫌弃我是大陆仔?呵,大陆仔怎么了,一样赚本埠人的钱,干你们红港的女人,港姐跪在我面前给我含我都不要,我嫌她脏!”

温香抽泣着看他。

程麒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从身旁的冰柜里取出一根手指粗的雪茄,点燃了咬在口中,隔着一层烟雾弥漫斜昵着她:“你家住哪里?”

“.......坚尼地城。”

“住港岛,怪不得,原来是家里有身份的。”

程麒眉头一蹙,“姓温?本埠哪家姓温的是有身份的?”

温香用手背抹了一把泪,又往后退了退,背抵在沙发靠背上,声音还有点沙沙的:“我跟姊姊都跟妈咪姓。”

程麒点点头:“你妈咪跟你爹地分开了?”

她摇头:“妈咪的身份不入流。”

程麒笑开:“原来是二乃,二乃生的小狐狸也敢瞧不起我?你们红港人就是自尊太强,听我一句,这不是什么好事,你还小,最好早早改掉。”

温香吸了吸鼻子,见他不在对自己动手动脚,怦怦跳的总算放下一些:“我妈咪也是大陆人,我没有看不起大陆人,也没有看不起你。”

程麒用手指点了点烟灰,问她:“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你家?”

“以前是港督家,”程麒翘起二郎腿,手臂放在沙发的靠背上,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他亲自请我来这里住,还亲手把他妻女送到我床上。”

温香咬牙,这个人浑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她攥紧了拳头。

“可是我不中意,严格来说,我厌恶女人,”程麒又抽了一口烟,吐出浑浊的白烟,“女人除了床上用一用,能帮我走粉要账,还是能帮我杀人放火?这个世界上女人是最没用的生物,养女人还不如养一只猫。”

温香笃定的说:“你看不起女人。”

“对,我就是看不起,从前我很穷,又是大陆仔,连做基都不看我一眼,有人冲我吐口水,有人用高跟鞋踹我的头,那时候起,我就恨女人。你知不知道后来那些人都怎么样了?”

温香说:“剁了手脚,扔去填海。”

“呵呵,小阿香不怕?”

“怕,我怕的快要死了,可是怕有什么用?你大圈哥一句话,我立刻就会变成鲨鱼的腹中美味。”

程麒的手指在真皮的沙发靠背上点了点:“可是我有点舍不得你死了怎么办?嘴硬,鬼马五六,比养只猫有趣味的多。关键的是——你让我动了欲。”

说着,他突然哼笑了一声:“小阿香,学校老师有没有教什么是做——爱——”

“学校有生理卫生课的。“

“嗯,小阿香考了多少分?”

“九十五。”

“唔,很不错,但是书本上教的跟实际有差距,很多事情都要实践一下,才知道里头有多少花样。叔叔教你好不好?”

说着,他一个猛扑,直接将她按倒在身下,深吸了一口烟,捏着她的下巴嘴对嘴的吹了进去。

看着温香被抢得满眼泪花,他只觉得快意,胸中闷闷的笑出声来,玩味道:“怎么样,甜不甜?”

满口苦涩。

喉咙处剧痛。

温香被他压着,连咳嗽都咳不出来,难受的快要死掉。

“你到底要怎么样?大圈哥说话好不干脆。”

“陪我。”

他说的陪,不单单只是陪。

因为温香已经能感受到小腹上热热的一团,来自于他身体的坚硬和灼热。

霸道的隐喻。

温香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物,却也还算认命。

她一向知道怎么在逆境中生存下去。

“可以,”她说,“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程麒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说说看。”

“等我成年,才可以.......”

“才可以什么?”

温香涨红了脸:“才可以陪你。”

“可是还有一年多,”程麒压着她,手从衬衫的领扣探下去,握住那小小软软的一团,“我是男人,没道理我养着你,还得等着你。”

温香气结:“港姐马上就要开选了,你可以去找几个来陪你!”

“我说了,我嫌她们脏。”

温香别过脸去,尽力忽视着胸前胡乱作乱的大掌带来的羞耻感,“全港的女学生不止我一个。”

“可她们都不是你,”程麒终于好心眼的放过她,直起身来,替她拉好散开的衬衫:“你成年之前,我不做到最后一步,这样总可以吧?”

温香还想说什么,忽而听到外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女声:“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是阿姊!

温香浑身都紧绷了起来:“我阿姊怎么了?是你让人.........”

“现在还没,”程麒道,“敢跟我讲条件的,除了港督,你是第一个。你阿姊现在还没事,不过我不保证她下一秒不会被拖进房里按在床上草,你最好答应我的条件。”

温香想要争取更多的时间:“你给我点时间考虑!”

“给你三秒。三、二,来人,叫人去照顾一下外面那个学生妹——”

“别!我答应!”温香浑身都在颤抖:“我答应你,放过我阿姊。”

程麒很高兴,拉着她小小白白的手在掌心把玩:“小东西,不吓就不肯听话。”

温香心中有种悲凉感:“你答应过我的,到我成年才可以——”

“唔,到时候再说,男人在床上有时候会控制不住。”

温香奋力甩开她的手:“骗子!”

程麒更快一步,大掌捏住她的脖颈,微微收紧,“小阿香,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他控制着力道,让她呼吸困难,却不足以让她窒息。

他是这方面的专家,最擅长让人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做出抉择。

她终究不是他的对手。

眼泪哗哗的涌出,她带着哭腔:“等我长大,等我长到跟港姐一样的身材,求求你.......”

程麒突然觉得好没意思。

跟一个小女孩耍狠?

太掉价。

他放开她,看向她因为咳嗽而剧烈起伏的胸膛,:“以你现在的飞机场,要是没有我帮忙,一辈子都长不到港姐那样。”

温香窝在沙发的角落里,双臂环着身体,泪水源源不绝的流下。

程麒有点心软,抽了纸巾去擦她眼泪:“别哭了,以后搬来我这里住。我脾气爆,你不要总跟我硬着来,我控制不住自己,受伤的是你,乖一点。”

温香想要避开他的手,又怕惹怒他,还是忍住了,认他擦:“妈咪不会让我在外面住的。”

“这我不管,随你怎么扯谎,小阿香不是扯谎的高手?艳红?差点连我都骗过去,”程麒点点她红红的鼻头,“你才是小骗子。”

温香咬唇:“那我阿姊.......”

“你放心,只是让人暂时看住她而已。你阿姊画画很不错,这条龙很好看。”

温香抬头,正好对上他肩膀上那只青面獠牙的恶龙,“你觉得好就好。”

他终于抽完了一支雪茄,所以的扔在一边,伸手想要打开她的双腿。

温香吓得浑身汗毛发炸:“你干什么.......”

程麒看着好笑:“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乖,打开,让我看看。”

巨大的羞耻感顺着脊柱往上爬,她越发的放不开,警惕的看着四周。

程麒看穿了她的心思,“小东西,真麻烦。”

单臂搂着她夹在腋下,上楼,将她甩在二楼卧房的大床上,反身踹上了门。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放心了,嗯?”

温香像是小兽一般蜷缩着,“真的只是看一看吗?真的不碰?”

“嗯,”男人在这个时候,自然是什么都答应,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坐到床边来。”

温香犹豫了一会,见他微微不耐,只好蜗牛一般的挪到了床边,一双细白莹润的小腿从宽大的校服裙子里伸出,笔直修长,垂在床下。

程麒没什么耐心,大掌握住她两颗圆圆的膝盖,分开。

温香咬住手指,哽住。

美好的风景被白色的棉布nei裤封住,程麒直接伸手撕开,嫌恶的丢在一边。

深蓝色的校服裙子被推开到腰际,一双腿又细又长,小腰盈盈不堪一握,更吸引他目光的,是她的腿心之处。

光洁美好,没有一丝毛发。

他探手上去,刚刚触碰在她的皮肤,温香浑身就是剧烈的一颤。

程麒很满意她的反应,他单膝跪在地上,讲自己的身体都挤在她双腿间,阻止她下意识的合拢。

“靓嗨。”他的眼神如火,近距离的看着少女的神秘之处,“我见过的,最靓的。”

温香浑身颤抖,连带着身下的软肉也微微发颤。

微微润泽的粉红,层层叠叠,中间露出一颗明珠,粉嫩诱人。

他贴上去,轻嗅。

“怎么会有茉莉的味道?”

温香被他说得大脑都快停止运转,“你嗅觉有问题......啊——”

私处传来温热触感。

是他的唇舌,轻轻的舔上那一颗翡翠明珠。

温香几乎快要昏厥过去,尖叫出声。

程麒晓得循序渐进的道理,只舔了一口,就松开了她。

看着她无力的仰倒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心中愉悦:“舒服么?”

温香不觉得舒服,她只觉得羞耻的想要去自杀。

生理卫生课上,老师没有讲过还可以这样.......

小臂横着捂住眼睛,她哭出声:“大圈哥,我害怕......”

“不要怕,”他的目光依旧凝在那一处,看着明珠微微颤抖,唇边勾起一抹笑:“乖,叫我名字。”

温香剧烈的摇头:“我只知道你叫大圈哥。”

“我叫程麒,”他说:“前程似锦的程,麒麟的麒。”

她哭:“我不敢.......全港没有人敢叫你的名字。”

“那就叫我程生。”

他舔了舔唇,继续覆上了独属于他的美味。

这一次,他没有再给他适应的时间。

粗粝的大舌头用力的舔吮着,摩擦,肿胀,拍打,挤压,极尽撩拨。

最后滑到了下方散发着香气的小洞,探入。

解释一句:

关于为什么大圈哥让温香叫他程生。

粤语地区,把年轻男性成为【姓生】,姓张叫张生,姓李叫李生,于是大圈哥程麒就入乡随俗变成了程生。

而且其实有点暧昧的意思在里面。

古代女子不是习惯把男子叫x郎么,参考王语嫣接受了段誉心意之后,从段公子改口叫段郎。

其实程生和段郎差不多意思,有那么点缠绵悱恻的意味在里面。

也不知道我解释清楚了没有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