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 上 > 豆豆小说 第49章[03.26]

第49章[03.26] 豆豆小说

淳于瑾轻轻一笑,美丽堪比昙花一现,「母亲不是一直就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吗?如此一来,不是刚好遂了您的心愿。」

炎如玉皱眉,轻捏了一下淳于瑾的手,「没良心的丫头,我还不是为了你好?那萧沐昀不过是个区区的吏部侍郎,能给你大佑的皇位?能给你至高无上的权利和无法想象的荣华富贵?你就甘心做一个外命妇?」

淳于瑾挽起裙上的珍珠玉带,仔细摩挲着,「若拥有一颗明珠,何必再稀罕别的俗物?母亲怎么知道我不愿?您不过是不想做那有名无实的太妃,才逼着女儿当皇帝吧。」

炎如玉停下脚步,忽然冷笑了两声,「你为什么就不能争这皇位?你有我,你有庞大的炎氏家族做后盾,比那什么都没有的太子,好太多了。我们原本最缺的就是兵力,但你若跟萧天蕴成婚,那飞鹰骑便能为我们所用。到时候,荀家,月山家,都构不成威胁了。淳于翌就得乖乖地把皇帝的宝座让出来!我就是太后!」

淳于瑾看着眼前的亲生母亲,忽然觉得周身冰冷,好像刚刚过去的寒冬,又折返回来。她真的有比淳于翌好吗?至少皇后是带着对儿子的爱离开人间的。皇后死去的那个晚上,她

就趴在窗台外面。她亲眼看到皇后望着淳于翌的眼神,那般疼惜,那般不舍,那样温柔。而自己的生身母亲,明明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她却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的温暖。她在母亲眼里,不过是一个工具,是讨好父皇的一个筹码。

她事事好强,想要当皇帝,不过是为了让母亲觉得她有别的存在价值。

懂事之后的淳于瑾,一直有一个念头。只有让母亲当上太后,母亲望着自己的眼里,才会有一丝温度吧?

母女俩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觉就到了娥皇宫。宫门外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正悠闲地望着高墙之外的天空,神态柔和,闲适得如同掠过凡尘的天上人。

炎如玉看了淳于瑾一眼,近前对着那人唤道,「太子?」

淳于翌收回放远的目光,倏然一笑,「贵妃娘娘,儿臣给您请安。」说着,又向炎如玉身后的淳于瑾打了声招呼,「上次向你借的棋谱,你忘记给我了。」

淳于瑾稍稍一琢磨,便知道淳于翌有话要单独对她说,「你待会来我房中拿吧。」

炎如玉顺势说道,「本宫约了空禅法师学法,就不招待太子了。太子在娥皇宫请随意,不用客气。」

「谢娘娘。」

淳于瑾的住处,是娥皇宫中相对僻静的一处别苑。皇帝本来想为她另行安排一座宫殿,但她以自小在娥皇宫中住惯了为由,谢绝了皇帝的好意。

进入别苑的拱门上挂着一个有些年月的木质牌匾。上面的字有些残破,早就已经无法辨认。穿过拱门,是一条横在湖面的走廊,湖中漂浮着密密麻麻的荷叶。每逢盛夏,整个皇宫,就数这里的荷花开得最为热闹。

沿着走廊走到尽头,能看到一座四角的阁楼,这便是淳于瑾的住处。

淳于翌坐在二楼的窗边,忍不住称赞道,「瑾,你这里可是个好地方。视野广阔,御花园的美景也尽收眼底。」

淳于瑾命宫女端来茶,淡淡笑道,「风景是好,所以舍不得挪窝。」

淳于翌接过茶,饮了一口,开门见山地说,「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杏儿的宫女?」

淳于瑾毫不迟疑地说,「认识。」

淳于翌举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说,「你千万别告诉我,为了对付李绣宁,你竟然指使一个笨手笨脚的丫环到鸣

泉宫来监视我?瑾,这不是你干出来的事。」

淳于瑾在他身边坐下来,用手支着下巴,「别以为自己很了解我。」

「你没有理由对付李绣宁,她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我倒宁愿相信是徐又菱做的。」淳于翌斟酌了一下,补充道,「若说你乐见这个结果,在整件事中推波助澜,倒还有点可信度。」

淳于瑾捏起耳畔的一缕头发,目光投向窗外,「什么都被你猜到,无趣透了。」

「因为我们到目前为止,还算能够和平相处。」

「你至今仍然坚信,我们两个之间,只能活一个吗?就算是我当了皇帝,你也未必会死。」

淳于翌旋转着手中的茶杯,像在仔细观察釉色,「很多事,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瑾,若是我当皇帝,你会有活命的机会。但若是你当皇帝,我只有死。为了好好地活着,我输不起。」

「那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的赢面越来越小了。萧天蕴向父皇提出联姻,我答应了。」

淳于翌的身形一顿,转过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子,「你答应了?你想过萧沐昀的感受吗?他那么努力,那么不顾一切,不过是为了奔向路尽头的你!而你,怎么能就这样转身走开?!」

淳于瑾站起来往前走,裙摆像是一颗快速划过天空的流星,「没有人逼他走那条路。我也从来没有说过,会永远站在尽头等他。爱情,不过就是可以在权利面前牺牲的祭品。慕容雅和李绣宁,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牢不可破的誓言,不用等到约定的沧海桑田,便已经物是人非了。」

淳于翌看着那个美丽仿佛被上天精雕细琢过的身影,心有戚戚。

「我再帮你一次吧,作为你如此相信我的回报。」淳于瑾停顿了一下,把一封信抛过去给淳于翌,「还有,下次请看好你的太子妃。毕竟真的御马术和你自编自排的那处闹剧,有着天壤之别。只有旁人有心,一下子就能看出破绽。萧天蕴要来大佑了,被他知道我国有人会御马术,你的太子妃就危险了。」

淳于翌勾了勾嘴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你应该巴不得我忙得团团转,或者直接把我从东宫赶出来才对。」

「不巧,我对东宫的位置没兴趣。」淳于瑾摆了摆手,「不送。」

用过晚膳,淳于翌兜兜转转,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到了瑶华宫的前面。他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被下了什么咒,这辈子才会被这个叫荀香的女人吃得死死的。

顺喜早就知道淳于翌最后还是要逛到瑶华宫了。以前还有个流霞宫,还有朵解语花,如今这解语花身陷囹圄,恐怕太子再无处可去了。

淳于翌见宫门口既无守卫,也无宫女,跟平日里完全不一样,便好奇地近前。

宫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灯火通明。只见一众宫女,内侍,侍卫,有的席地而坐,有的贴在墙上,全都在奋笔疾书。而荀香则在大殿上四处走动,一会儿把一个瞌睡的宫女摇醒,一会儿在昏昏欲睡的内侍耳边吼一声。她洋洋自得地插着腰,娓娓说道,「我也是为你们好。你们也许久没有学习宫规了,就当是复习了一遍嘛。而且这么多人一起抄,也不觉得辛苦了,对不对?」

一个宫女耷拉着脑袋说,「娘娘,奴婢根本不识字啊……」

上一章:第48章[03.26]

下一章:第50章[03.26]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天天御宅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yq18.com